国防部记者会上昨揭露,冯伟衷错失10秒逃生机会?

新加坡艺人冯伟衷(右)在新西兰军训时不幸重伤身亡,陆军部队初步调查显示,他是因为在炮车里没能及时闪避正在下降的炮管,结果在狭小的空间里被炮管尾端挤压胸腹,严重伤及多个器官。(国防部提供/取自网络)

(新加坡25日讯)错失10秒关键逃生机会?国防部记者会上昨揭露,冯伟衷遭可花达10秒才降下的炮管和内墙夹压重伤致死。

新加坡连日报道,本地知名艺人冯伟衷(28岁)本月初到新西兰怀乌鲁(Waiouru)参加代号为“霹雳战士”(Thunder Warrior)的实弹演习,上周六(19日)本地时间下午2时05分左右在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时受重伤。

经过4天搏斗后,冯伟衷于新加坡时间前晚8时45分,在新西兰怀卡托医院不幸离世。

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昨天(1月24日)率陆军总长吴仕豪少将、作战后勤支援指挥部司令陈君有上校、陆军军医长卢宏一上校,以及国防部人力司司长李忠伟召开记者会,交代初步调查结果。

记者会上揭露,冯伟衷当时和另一名军备技术员,以及炮车长(gun detachment commander)在炮车里头。

由于要对炮枪进行维修,必须将炮管从高位降下回到待命(standby)位置,以便检测。外部炮管降下的过程中,位于炮车内的炮管尾端,会像跷跷板一样往上升。冯伟衷当时就站在炮尾的正后方,结果来不及闪避,被挤压在上升的炮尾和炮车内墙之间的狭窄空间里,严重伤及多个器官。

当被问及炮管降下速度多快,需要多久时间回到待命位置,陈君有上校表示需要9到10秒,不过这也得视当时炮管原本的位置,换言之,炮管越高所需时间越长。以这起事故而言,究竟当时炮管从多高处降下,冯伟衷有多少秒可作出反应,国防部表示仍在调查中。

吴仕豪说,冯伟衷当时和另一名军备技术员正准备对SSPH炮枪进行维修,必须将炮管从高位降下。在这过程中,位于炮车内的炮管尾端会往后延伸并上升。冯伟衷当时就站在炮尾的正后方,结果被困在上升的炮尾和炮车内墙之间的狭窄空间里,来不及闪避,被向上升的炮尾挤压腹部和胸部,严重伤及多个器官。

据了解,炮管当时是通过自动模式降下的,但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启动炮管下降时,车内的另一名军备技术员和炮长(gun detachment commander)没有发现冯伟衷正站在炮尾后方。这两人并没有受伤。

吴仕豪强调,这只是冯伟衷所属军营单位在新西兰所做的初步调查,真正的事发经过还须等到独立调查委员会完成调查后才能下定论。

据了解,炮管当时是通过自动模式降下,需要大约9至10秒的时间才能完全降下。换句话说,冯伟衷很可能是在10秒的时间内“慢慢”被炮尾挤压到墙上,那他为什么没有趁这10秒钟逃生呢?

当时跟冯伟衷一起在炮车上的还有一名军备技术员和炮长(gun detachment commander),两人并没有受伤。

那他们怎么没有发现冯伟衷就站在炮尾后方,在那10秒的过程中为何不暂停炮管降落,拯救冯伟衷?

这黄金10秒成了本次意外的焦点,一般都认为在那10秒内若有适当的应对,说不定就可以救回冯伟衷的性命,然而现在一切都太迟了。

新加坡艺人冯伟衷。

吴仕豪说,陆军部队自2003年起使用SSPH以来,并未发生过重伤事故,这次在新西兰使用的SSPH也确定没有故障。

吴仕豪表示,鉴于事故严重,陆军部队已即刻停止“霹雳战士”军演,以及暂停在新加坡和新西兰的所有维修相关工作。

此外,陆军部队也决定暂停所有国内外军训,包括野外训练和实弹演习,以给各单位充裕的时间来检讨和复查军事训练中的安全步骤及过程。

王赐吉中将透露,已要求武装部队所有军种全面检讨并减少军训时长、强度和密集度等,把更多注意力放在训练安全上。

他说:“我们现有军训是否进行得太快、强度太大、活动太多?我们可能须删除一些活动,给自己更多时间去调整和确定适中的军训水平。”

“降低军训密集度的措施将一直执行下去,直到我们能把问题纠正过来。我们要确保军训中的每一项活动,都是按照正确、安全的步骤执行的。”

至于这项措施是否会影响我军的作战能力,王赐吉表示,这只针对各训练单位,武装部队不会减少运作和部署。

若察觉军训存在不安全做法

黄永宏吁军人上报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在面簿贴文,再次强调军训安全的重要性。他说,任何军人只要察觉到军训中存在不安全的做法,必须立刻通知上级军官,或直接停止训练,以保护自己和同伴的安全。

他说:“在军训中做出对的决定,能保护军人的生命安全,没有人应害怕这么做会受到纪律处分。”

工人党议员悼念冯伟衷

吁采取防范措施

多名工人党现任及前任议员在社交媒体上贴文,哀悼在新西兰军训中受重伤逝世的新加坡艺人冯伟衷。他们呼吁当局彻查事件,并采取相应措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前工人党非选区议员严燕松(Gerald Giam)表示自己得知消息后“大为震惊”,并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当局要彻查事件,事故发生的原因要“完全透明化”。

他写道:“国防部及新成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需要采取预防措施,避免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他的逝世对他的家人和新加坡而言,是个极大的损失。每个家庭将他们的儿子和兄弟交托给武装部队,任何家庭都不应该遭遇这样的悲剧。”

工人党另外两名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及陈立峰(Dennis Tan)同样在社交媒体上贴文,形容这次的意外为一场“悲剧”。

陈立峰说:“无论事发原因是什么,每一个军训死亡意外都是个悲剧。身为战备军人,我们希望每一次回营受训都能一起安全入营和出营。”

他为冯伟衷的家属,和其炮兵营的同僚祈福,希望他们能渡过这个艰难时期。

目前正回营受训的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Pritam Singh)昨天也在面子书悼念冯伟衷,表示听到同样身为战备军人的死讯时,更加悲痛。

“过去四天都穿上军服,在听到他昨晚离世的消息时,悲痛更是剧烈,尤其是想到失去了一名战备军人同志。”

毕丹星指出,国民服役这些年来在食物质量等多方面都在演变,但唯一不变的是当军人换上军装时,不论军衔、种族以及宗教的情谊。

他愿冯伟衷安息,并说会为他的家人和亲友祈祷。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