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时的摄录机解像度甚高,怎会拍不到?”

警方早前被指以“人肉路障”堵截非法赛车,警方昨出席监警会会议时表示,目前法例阻吓性不足,建议提高非法赛车刑罚,由现时监禁一年,提高到较危险驾驶监禁三年刑罚更重。不过,警方○六年至今共检控十宗非法赛车案,没有人被定罪,故执法有难度。有议员质疑,现今摄录机解像度甚高,不认为搜证有困难,指当局责无旁贷。  监警会昨举行公开会议,讨论警方打击非法赛车的行动和程序。警队交通总部总警司高富士表示,今年首半年,警方共收到一百三十七宗非法赛车投诉,当中二十三宗获得证实,接近去年全年总数。目前非法赛车的刑罚为监禁一年,罚款一万元。高富士表示,现有刑罚阻吓性不足,警方已向司法机构建议,将非法赛车刑罚提高,比危险驾驶监禁三年,及罚款二万五千元更高,“非法赛车是持续并且蓄意进行的,希望当局会支持。”  他指出,非法赛车可分为有组织性,或随意于当下发生,“组织性即有可能为某奖励而比赛,不排除当中涉及赌博。”他又说,邻近地区如澳门及珠海,均于年底举行国际性赛事,非法赛车活动通常于赛事前活跃,警方会密切留意。  高富士称,警方执法有难度,○六年至今,警方共检控十宗非法赛车个案,但未有人被定罪,“主要是难以搜证确定车手身分,又或是遇上车手弃车逃避追截,最后只找到车主,便难以入罪。”有关个案最终只以危险驾驶、超速等罪名判罚涉案人士。  至于今年七月警方在观塘以“人肉路障”截停赛车事件,高富士说,有关个案仍在调查中,不便评论。他重申,警方不会随便以市民人身安全、财产协助行动,但警员有权依法要求市民停车,配合执法,“按照《普通法》,警方有权要求市民协助执法,拒绝者或要负上刑事责任;警务条例亦列明,警员有权要求公众人士协助执法。”  不过,高表示,市民在人身安全或财产受威胁的情况下,有权拒绝警方的要求,而警员是否必须知会有关市民,截停车辆的实际用意何在,他说会再与司法部门研究。对于警方十宗非法赛车个案都未能定罪,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表示,不明白搜证困难何在?“现时的摄录机解像度甚高,怎会拍不到?”他说,“历史”上亦曾成功将非法赛车者定罪,不觉得这是难以执法的理由。  涂谨申赞成加重非法赛车刑罚,又建议“将一般判刑指引改为即时判监,可提高阻吓力。”香港汽车会会长云维熹亦赞成加重刑罚,认为有助加强阻吓,“始终香港有人喜欢赛车,有合法,亦有不合法,不合法的应该要打击。”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