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兜率净土来的菩萨,一生都没有透露过身份

我的外公叶龙居士往生时头放白光,

火化时头骨出现梵文,往生兜率天纪实!

我的外公生前从来没有给我讲过他信佛,也没有讲过佛法,平日里他总是教导我们要好好做人,端身正意,直到他往生时表露了身份,我们才知道原来外公,是乘愿再来从兜率天下来度我们的菩萨。

我的外婆就是他度化的人之一,因此特尊请外婆,将外公生平事迹予以公布。以乡有情,同结法缘。

下面的文字,皆是我的外婆亲笔所写。。。

我的丈夫名叫叶龙,原籍江苏靖江,一九六零年来福建建阳工作,文革中因社会关系被遣送回靖,后来复工。

几十年里,他从未向我讲过他信佛。

一九九四年我在宝山清莲寺皈依,法名本安。

我皈依不久,有一次听到叶龙说:“空空色空空,”嘴里念着心经,我问他:“你怎么会念心经?”

他说:“昨天晚上做梦,坐在山洞里的石头上,有一个老头子教我念的,不知是什么经,老头说我已经修了七世!“

又有一次我在背《大悲咒》,他无意间听到便说:“你漏了一句呢!”我心想怎么可能呢,你又不会念大悲咒。他见我不信又说:“不信你把咒拿出来看看。”我半信半疑的去查了查,果然真的漏了一句!

我看了佛书就说给他听,他也跟着念佛诵经咒。有时他也看些佛教经典。我家里有佛堂,他就在佛前点起香烛,自己在佛前皈依,取名叫“空”。

我吃长素十多年,他也跟着吃,他支持我参加建阳宝山清莲寺建殿塑传像,支持我朝拜四大佛山和拜完八十座寺庙的心愿。

他年轻时爱多种乐器,尤其二胡拉得好,后来爱玩玉器,他一生节俭,做事认真。他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孩子们要求严厉。他从不出去玩,也不爱与人聊天。近几年常常两腿一盘,两只脚板朝上打坐念佛、诵经咒。

他并无大病,在往生前五天对我说:“八十、九十、一百岁都要走,我要走就走不会麻烦任何人!”

二零一零年八月初五他把我叫到他房间对我说:“这抽屉里的钱我留给你用,玉器分给四个孩子,这几天我晚上不好睡觉,整夜都在念佛。”八月初六早上他对我说:“昨天晚上外面什么人放大悲咒,我跟着念了一个晚上的大悲咒”别人都没有听到。

八月初七凌晨三点多,我似乎听到什么声者,便起身看见他房间的灯亮着,我赶紧走过去问他:“你坐在这能做什么呢?”他说:“我人不大舒服”,我便喂了他几勺水,扶他躺了下去,忽然他眼嘴张开,不知要对我说什么,我附耳过去,他就停止了呼吸。

我 急忙到佛堂点起香烛,跪在佛前求佛菩萨说:“我丈夫叶龙如果还有世寿,请求佛菩萨救他健康多活几年。如他世寿已到,就请求佛菩萨接他到极乐世界去。”说完我把阿弥陀佛唱机打开,这时救护车已到,医生检查后说他已经走了!

我便走到他跟前开示他:“老伴,你这一生度过很多人,解放初期你父亲去世时,你小弟才六个月,你下面有三个弟妹,上有年迈的爷爷、小脚的母亲。邻村的舅舅家里是大地主,多人逃到海外,社会关系这么复杂,你把弟妹培养大了,弟弟还当了老师,你把这个家撑下去不易!文革时我们被遭送回原籍,为了生活你日夜苦干,你现在把四个女儿都培养成国家优秀公务员,你的功德很大,你现在万般放下一心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世界。”

他往生时七十八岁,头发早就白了,但到近往生这几个月,头发竟然转黑。我女儿还与他说:“爹,你返老返童啦,头发黑了看起来年轻了很多!”

他往生后头发全部黑了,脸色红润,像年轻了20岁,往生八小时后,换衣服前,头上突然放出三道白光,照得整个房间雪亮,白光持续二十多分钟!三十六个小时后,他的手白嫩绵软,满面笑容。我交代家里不准有哭声,只有一片念佛声!

他火化后留下很多的舍利花,有白色的也有金色的,头骨四周有梵文字,但没有人认识,孩子们拣了一些舍利花回去做留念。

火化后第三天,供在他遗像前的白蜡烛心开出莲花,有坐在莲花上洗澡的,也有戴上五佛帽坐在莲花上的。

往生后的49天里,供桌上的香花、香烛、水果日夜不断、佛声经声不断。我给他念了49遍《金刚经》,三女儿抄了7遍《金刚经》给他,孩子们全部念佛!

另,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我在武夷山观音显灵殿有缘遇到香港来的高人,我请求他开示,他讲了很多,并对我说:“你丈夫是有来历的,是来成就你的道业的,莲池里的莲花有你一朵也有他一朵,他的莲品不在你之下。”当时孩子们在场并不相信,我也半信半疑,我是多罪凡夫不识真人!

我在二零零七年写《佛缘心韵》时对他不满,因为他对我太严厉,又啰嗦,很难忍受,在我见到高人的第70天,老伴就往生了,等老伴往生后才知道高人讲的全是真话。

去年清明节时,我有幸在武夷山再次会见高人,他手抄了一篇《心经》送给我,并在我的日记本上写道:叶龙现在兜率天内院,修持得品位更高。叮嘱我不要挂念他,如挂念他他会很累!

福建省建阳南阳新村

周本安居士亲笔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