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房价相差高达6倍 “迁都高雄”能让房价回到合理水准?

这两天高雄市长韩国瑜抛出一个议题,若是自己当选明年总统,仍会在高雄上班,虽然他没有说出“迁都”这两个字,但是长期南北发展失衡,迁都一直是个讨论中的解方。

迁都真的可以翻转过去重北轻南的国家发展态势吗?迁都真的有这么困难吗?这些问题若能好好厘清,可能比目前多如牛毛的政治口水更有意义。

前一阵子脸书上流行挑战10年的游戏,有人进一步延伸到挑战20、30、40年不同时间点的各式各样岁月痕迹的变化,包括城市房价的变化与比较。

因此诸如这类的挑战,让大家感受最深的并不是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皱痕,反而是南北房价的变动,除了让大家有生不逢时的感叹之外,就是同样在一个台湾,台湾头与台湾尾房价竟然出现了天壤之别。

民国60年代初期,高雄市住宅大楼一坪单价约3.3万元上下,同时期台北大楼每坪也不过3.5~3.8万元之间,南北房价相差无几,顶多只有15%的差距。但是经过40年的沧海桑田,现在南北房价竟然拉大到五、六倍之多。

重北轻南的结果 房价有天壤之别

何以至此,很多人可能会将问题简化为:政府长期重北轻南。不只是重大建设北部优先,更重要的是中央包括总统府及行政院各部会都是设在台北市,有形及无形的资源都是挹注在台北市,因而形成所谓的天龙国现象。

拿台北豪宅跟高雄豪宅来比较更是夸张,实价登录上台北最贵豪宅每坪299万元,高雄最顶级豪宅单价则还不到其零头99万元,差距真的不可以道里计!

当然,在简化既有问题的前提下,也有人提出简化版的解方,那就是迁都,事实上,这个议题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提出,2016年小英总统刚当选时也有人提出,但命运都一样,最后不了了之。

目前人气最高的韩国瑜间接式的抛出迁都议题,真的值得中央政府好好再来思考这个既严重又严肃的课题。

历史上有很多国家把首都或行政中心从某城市迁到另一个城市,特别是在古代,由于政治环境的不稳定、以及迁都成本远低于现代,因此迁都比较多见。

过去迁都通常是基于战乱、朝代或政权的更替,或者领土的变更与扩大,原首都的某些机能丧失,或是原首都过于拥挤等等因素,甚至有为了平衡地区发展而迁都。

最近的例子是,1990年两德统一后,德国由原西德时的首都波昂迁回柏林,就是基于政权及领土的变更而迁都;更早的是,巴西为了促进内陆地区的发展,于1960年由里约热内卢迁都到现在的巴西利亚。

看来迁都并不是万万不可能的事,而且站在现实面来看,我国若是可以迁都,还真的有诸多好处。

一、可平衡区域发展

这是主张迁都者,或是台湾若真的要迁都最主要的考量,着眼于扭转过去重北轻南的发展态势,让人口不要过度集中在大台北地区,巴西当年之所以迁都,主要也是着眼于这般的考量。

二、纾解台北的高房价

台北市地狭人稠,加上主要中央部会都设在台北市区内,在就业机会、生活机能与交通等重大建设都汇集在台北的情况下,三千宠爱集于一身,自然形成了一个天龙国效应,房价不断创新高,而且是居高不下。

若能迁都,当然某种程度可将支撑房价的人口因素抽离掉,进而来缓解高房价的压力,高达16倍左右的房价所得比,自然有机会回落到较合理的水准。

三、创造就业机会及创造新商圈

藉着大量公务人员的迁移,可带动周边相关生活机能的发展,甚至可形成新的商圈,进而创造当地更多的就业机会,这也是很实质也很容易看得到的迁都正面效应。对于近年来人口持续外移的高雄而言,更补足了人口缺口。

四、形式上政治解严的象征

台湾虽然政治上解严很久了,但是在很多意象上都还没解严,最典型的就是总统府,从国民党时代就一直延用日据时代的总督府,这是很多主张迁都者很在意的地方。一旦迁都,我们就可以有自己设计规划、在地本土味的总统府,不用被历史的框架给束缚住,达到真正政治上的解严。

尽管迁都有这么多的好处,但为什么过去一再提议都不了了之呢?最主要还是卡在下面几个障碍上面。

首先,迁都议题很难形成共识。有人主张迁都,就一定有人反对,特别是很多公务员可能就会跳出来反对,如何形成共识很重要,否则光这个议题就有得吵了。明年总统大选,或许就可以同时办个迁都公投,测试一下民意。

再来,若是达成共识决意要迁都,要迁到哪里?高雄当然会说选我最好,台南也会说选我、选我,台中会礼让放过吗?一定又是大家抢破头,这样一来也难免的又要吵上一阵子!

最后,土地哪里来?经费哪里来?毕竟迁都是个艰钜的工程,这些问题都不是喊一喊就可以有答案的,也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解决的,行政院长苏贞昌所提出的反对理由也是真的。

所以说迁都是个好的议题,但是知易行难,若要让此议题成真,就该先在总统府或中央层级先成立一个迁都规划小组,从长计议,等个五年,甚至十年后,一切都规划成熟了,社会也形成一种共识,到时再来迁都也不迟!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