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死前,谁也别想分我一毛钱”3个故事告诉你:钱永远是两面刃,无论是亲人还是外人

前不久听朋友转述,她同学的妈妈本来住在安养中心,但手上还握有大笔钱,可是子女晚辈却很少去看她,后来老妈妈发出一个通知,凡是每星期陪她出去吃饭的人、去看她的人,除了饭钱由她付之外,还每人给1,000块,搭高铁或搭飞机来的,交通费也全部由她付。从此每个星期天都是家庭聚会日,子孙们抢着去看她、陪她吃饭聊天,出席热络得很!

乍听到这种情节,我还以为是编的呢!朋友说本来他们同学会要聚餐的,就因为她同学要去陪老人家吃饭,他们一家4口如果不去就损失4千块了,朋友说为了不挡这位同学的财路,大家还把聚餐时间改成她能参加的时间,我才知道原来还真有这种事。听起来有点辛酸,想想经济能力好的还能用金钱换取亲情,没钱的老人被冷落,岂不只能认命?

我的母亲已经92岁,前年中风之后只能坐在轮椅上被照顾,不过复原得还不错,除了右边手脚不能动之外,脑筋、口齿都很清楚,本来每年的母亲节、生日和过年,我们做子女的都会给她红包,可是她生病后有人就不给了,理由是她不需要用钱。

年轻人也许不理解,其实钱对老人来说是安全感,即使用不着,但能抓着、看着,都能增加她的胆气。虽然她可能转手又发给晚辈的孙子,但她还是觉得自己有钱可用,是用她的钱发的红包,如果因为老人年纪大了便免除这套左手收、右手给的流程,老人心里的失落感会更大。

想她年轻的时候,家里所有的经济大权都在她的手里发落,7个孩子的开销是多少钞票堆出来的,从她手中花出去的钱有多少,只因为老了、不管钱了、自己又没老本,落得靠子女给点红包都被取消,心里应该会失落吧?只是嘴上不说而已。所以我提醒该给的还是要给,因为我也老了,渐渐能体会到伸手的难、没钱的苦。

我和母亲都是大手笔的人,手头宽裕的时候买东西从不多考虑,想要就买,对家人也慷慨,能帮一定帮、能给一定给。母亲早早就把房子卖掉,连存款也全分给她的儿子们,如今住的是她小儿子家,不能工作、没有收入、又没有存款的她,只靠每个月4,500元的老人年金,虽然生活上她是不需要花钱,可是回想起年轻时候掌握经济的荣景,如今只能在有限的资源里盘算,心里必然失落吧?

看到她的例子,我自己也开始警惕,钱再怎么花、怎么给,自己一定要留一点。她还算幸运的,虽然手上没钱,但7个子女都还算孝顺,我们还会照顾她,我到她这年纪会怎样,现在无法预测,但我可没7个子女可以赌。如果不想冒险,也避免万一的窘境,我还是相信过来人的建议,务必给自己留点钱才好。

比较起来,我的另一个亲戚就很会未雨绸缪了。60岁退休后靠着4栋房子收租,子女不给她钱、也不能从她这里取得一分一文,因为她认为将他们养大,就算责任了了,她的财产和钱都是她自己赚来的,怎么花谁都无权干涉,所以她把生活安排得多采多姿,参加各种社团,上各种课,外加登山、旅游、聚餐、唱歌,日子过得热热闹闹的,她的口头禅是:我不靠人养,谁都无权批评我,我没死前谁也别想分我一毛钱。这就是她的行事风格,值不值得效法?各人去评量。

有些父母在孩子长大、需要独立生活的时候,无论创业或买房都尽可能提供一些资金帮助他们,由于每个人的经济能力不同,能提供的帮助也不同,无论给多给少都无所谓,但是不能给到自己完全不剩。父母给孩子容易,孩子给父母就没那么干脆了,毕竟还牵涉到另一个人的意见,与其因为钱搞得彼此不愉快,给的时候就量力而为,一旦给了就别指望要回来,金钱永远是两面刀,一来一往之间难免伤人,无论是亲人还是外人。

书籍简介

做个不麻烦的老人

作者: 梁琼白出版社:原水出版日期:2018/08/16语言:繁体中文

梁琼白现任膳书房文化及雅事文化发行人、自由时报【看门道评味道】美食专栏作家。是烹饪名师,也是资深美食研究家。年轻时既是忙碌的职业妇女,还要兼顾家庭,看似无所不包无所不能,每天陀螺似的转个不停。然而生活在不知不觉的沉默中运转,转眼间孩子大了,自己却老了。走过十年抗癌疗愈之路,也历经身边伴侣与好友相继因病过世,回首来时路,再多的感慨都不如同心安顿未来的生活重要。出版食谱相关着作超过上百本。疗愈养生着作包括:《癌症疗愈乐活美食》 《梁琼白的五心级抗癌美食》《当然要挑食》等。

优质社团(请点我)

评鉴粉专(请点我)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