纬创设 3 大事业体,因应贸易战考虑赴美设厂

纬创 12 日举行 108 年股东会,会中通过 1.5 元现金股利发放以及现金增资发行普通股等议案。由于贸易战带出许多不确定因素,纬创董事长林宪铭表示如何进行海外产能转移成为今年营运重点,并考虑前往美国增设新厂。

纬创 107 全年合并营收达台币 8,895.36 亿元、年增 6.4%,毛利率 4.2%,归属母公司的全年获利 49.08 亿元,EPS 每股盈余 1.76 元。而各产品表现中,以资料中心、网路电话、桌上型电脑以及零件模组事业成长较为突出。

由于贸易战产生许多不确定因素、以及大环境未出现刺激性需求,林宪铭认为今年全球市场并不乐观,甚至维持去年水准已经足够,从客户端也获得相同看法。以贸易战的征税手法来看,不仅厂商的营运成本增加,市场需求也呈现观望,纬创在规划上也格外小心。

除此之外,林宪铭也针对公司组织调整、贸易战、印度市场等议题发表看法:

设 3 大事业体,培育接班团队

林宪铭指出纬创旗下许多产品、客户属性、以及生意模式已经多样化,一套管理系统未必适用所有组织。于是为了提升营运、加速数位转型,纬创今年初已进行组织调整,以纬创科技、纬创智能以及育成事业组成 3 大事业体,并有一整年的时间做出绩效。

其中,“纬创科技”业务是与 PC 相关,主要负责个人电脑、显示产品、伺服器、网路电话与客户售后服务等营运项目。“纬创智能”专注于智能连网装置与方案服务、以及专业代工业务,包括行业用智能手持装置、智能音箱、智能手机、智能周边产品以及显示器元件等产品的设计与制造。而在创新的育成事业方面,“纬创医学科技”投入医疗器材研发制造以及医疗大数据的智慧医疗服务,“纬育”提供学校与企业的数位教育培训服务,“纬谦”提供企业云服务与智慧制造服务;透过这些平台与微服务设立,并运用大数据、人工智慧等技术,逐步建立下一波智能服务产业。

而由年轻一辈的林建勋、沈庆尧分别出任纬创科技、纬创智能的执行长,纬创以双执行长制逐步培育接班团队。

贸易战令纬创思考备案,考虑美国增设新厂

由于纬创的全球布局广,包括于墨西哥以及捷克、马来西亚、印度、台湾设有制造基地;此外,于美国中部的达拉斯也有设点,主要是做售后服务,所以厂房设备较不适合做制造,员工约有 1,000 人。当中美贸易战开打时纬创即做准备,产品制造主要移往墨西哥厂,林宪铭说道纬创当时还能老神在在。

不过,日前美国总统川普宣布针对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让纬创及其客户启动另一波因应措施,当初的备案包括墨西哥厂制造卖往欧洲、捷克厂制造运往美国、或从台湾厂制造送往美国等。进行不同版本的推演后,川普又改口美国已就移民问题与墨西哥签署协议,于是无限期暂停实施征税。

当初针对中美贸易战的沙盘推演没预料到向墨西哥征税,虽然美墨警报解除,但客户要求备案,以防类似状况再发生;于是针对美国当地除了现有的达拉斯厂以外,纬创将另寻新厂地点,西部、中部达拉斯当地或者东部都纳入考量,未来则是三选一。林宪铭进一步表示,新厂将采试验性质厂房,考虑采取承租而非购地自建;一般产线移转需要 6-9 个月,万一再有新的贸易战关税问题发生,纬创最快可在 3 个月内紧急完成转移产能。

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年纬创要做数位转型,要将营运资讯与决策数位化,预测也更加精准,以即时因应不同局势,其数位化管理甚至延伸至供应商。林宪铭表示这条路走来虽辛苦,但不做就无竞争力。

多功能布局印度,数位化助长内需市场

另一方面,纬创在印度当地有许多客户,印度厂制造相当在地化的产品,也多功能布局例如医疗器材的产线,期望印度成为下一个如同中国般的内需市场。

不过,发展印度市场的难题在于当地“关卡”很多,例如早期前往中国投资时,当地政府为吸引外资提供一条龙服务,申请新公司最多不超过一周;但在印度最快却要 4 个月,效率有待改善。由于过去几年印度发展数位化,林宪铭认为这些问题将会改变,未来 10 年间有机会成为庞大的内需市场。林宪铭则强调纬创做 ODM、或与客户直接交易,但不做品牌与客户竞争。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