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医生翻腾我的内脏” 麻醉失效 产妇生不如死

麻醉药不知何故突然失效,阿拉贝尔被迫忍受生不如死的疼痛。

剖腹生产惊魂,前护士在医院生第二胎,孩子生出来后医生还未缝合伤口,麻醉效果突然减弱,孕妇痛得生不如死:“我感觉得到医生的手,在我身体内摸来摸去。”阿拉贝尔(35岁,前护士)向《联合晚报》申诉,说她去年到竹脚妇幼医院生第二胎时,没先到会经历了她这一辈子最恐怖的经验,感觉心灵受严重创伤,至今仍无法平复。“我到现在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当天的事,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她说,她第二胎的预产期是在去年12月。

产前检查时,医生告诉她身体状况良好,可选择自然生产或剖腹生产。“我生第一胎时是剖腹生产,非常顺利,所以我们这次也选择剖腹生产。”预产期定为12月8日早上9时,但她早在8时半就已被注射下半身麻醉针,8时45分推进手术室。“我能看见墙上的时钟,所以很清楚医生9时15分才来到手术室,9时20分才开始剖腹。我在9时半左右就听到孩子的哭声,以为手术很快就要结束了。”她说,医疗团队开刀时都是有说有笑,但过了半小时都还未完成手术。她在10时05分左右时,开始感到腹部剧烈疼痛。“我痛得大喊大叫,问麻醉师手术是不是快要结束了,但他说还没有。我问能不能重新打麻醉,他说不确定能不能。”麻醉师接着跑出手术室,说是去问另一名更资深的麻醉师。“等他回来时,我深刻感觉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甚至能感觉到医生的手在我体内摸来摸去。我大喊医生,要她们停下来,但是她们不理会,不管我的处境。”

****************

过了5分钟,麻醉师回到手术室后,打多一次麻醉针,但疼痛没有马上消退,反而越来越激烈。阿拉贝尔说:“我当时已经疯了,能听到生命特征监测仪正在响警报讯。我大喊求助,要医生住手,但医生没有停下来,继续在翻腾我的内脏。我当时真的以为要死了,想就这样放弃,还好有一名好心护士把我孩子抱到我身边,鼓励我,我才能勉强撑下去。”手术终于在10时45分结束,她事后向医院投诉,却在几个月后通过书信联络她,只说医疗团队并没有任何疏失。“这个结果令我无法接受,他们没有人疏失,难道必须经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吗?”医院受访时表示,同情孕妇的遭遇,但已经向她做出解释,“我们同情阿拉贝尔的遭遇,也会继续帮她们排解任何疑虑,并且给予她和家人所需的帮助”。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