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曾讨论到隆出游 2女同学相约后失踪

微信曾讨论到隆出游 2女同学相约后失踪                        (芙蓉4日讯)两名情同姐妹的补习班同学,周六(3日)相约出门后音讯全无,家人极度担心女生的安危。失踪的女中学生为陈怡宣(15岁,来自新那旺玫瑰花园),以及陈佳惠(14岁,来自芭蕾),女生皆来自不同的学校,因为皆在龙城一间补习中心而认识。                                                                                失踪女学生陈怡宣(15岁)失踪女学生陈怡宣(15岁)失踪女学生陈佳惠(14岁)失踪女学生陈佳惠(14岁)两名女生在周六上午9时离家,直至下午都未见踪影,离家前并没有收拾细软,其中,陈怡宣的大马卡仍留在家中,由于两人出走完全没有预兆,家人感到不解。唯一的线索是两名女生最近在微信群组内,曾讨论要到吉隆坡出游。女生家人今日通过《中国报》,发布女生失踪消息。两名女生不但年龄相近,家庭背景也相似,陈怡宣来自单亲家庭,父亲在吉隆坡工作,家人反映怡宣顾家及孝顺,平日由她照顾患肾病的婆婆及料理其生活起居,陪同婆婆洗肾、看医生、上佛堂。形同“小当家”的怡宣不但做家务,平时是她与同住的一名叔叔轮流煮饭,在离家当天更向婆婆承诺,在下午6时之前就会回到家。陈佳惠则自小由爷爷及奶奶照顾,父亲长期在外地工作,据悉,陈佳惠曾向朋友透露视陈怡萱为“谊姐”。两名女生的家人已分别到警局报案,陈怡宣的父亲陈伟强(34岁,从事烧焊)披露,怡宣是她唯一的女儿,他在吉隆坡工作每周回来一、两次,平时是由女儿陪着他的母亲(女生的婆婆)。“我今天到吉隆坡谷中城一带寻找,女儿的电话已无法拨通,完全没有了消息。”他说,怡宣出走前没有任何预兆,在家也没有特别情况,以往也不曾试过在没有交代下就离家,突然间失去联系,令家人不知所措。                                                                                 唯一的女儿失踪,陈伟强哭红双眼,由于女儿陈怡宣已失去联系,陈父向警方投报。唯一的女儿失踪,陈伟强哭红双眼,由于女儿陈怡宣已失去联系,陈父向警方投报。“说好在下午6点前回家,我一直在等她……”陈怡宣的婆婆孙观香(62岁)说,怡萱离家前声称周六早上9时先要到学校领取考初中三评估考试的表格,之后中午12时许就要补习。“我说晚上要到佛堂,她需要料理我洗澡,不要太迟回,她答应下午6时前就回到家。”她指出,下午5时许未见孙女,她曾拨打孙女的手机,却由一名陌生女生回应,说怡宣快要回家了,可是还是没有回来,手机也无法联络了。“她平时不曾不接电话的,我担心她的电话已被人拿了,我在等她,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平时是她陪着我,晚上睡觉我们都是有说有笑。”此外,经过怡宣家人向其同学了解,周六根本不需回校,当天也不需要到补习中心。另一方面,怡宣的父亲陈伟强,哭红双眼吁女儿怡宣回家,万事有商量,见报后与他联络,让他知道女儿平安。若有女生的消息,可联络陈伟强010-9399324。陈伟强:凡事有商量,尽快与家人联络报名平安。陈伟强:凡事有商量,尽快与家人联络报名平安。孙观香的生活起居皆由孙女陈怡宣照顾,孙女突然失踪,令老人家寝食不安。孙观香的生活起居皆由孙女陈怡宣照顾,孙女突然失踪,令老人家寝食不安。陈佳惠的婶婶(不愿具名)披露,陈佳惠是在补习中心与陈怡宣认识,佳惠是在周五晚上告诉奶奶,周六早上要到“谊姐”家。她说,奶奶曾见过佳惠介绍的一名谊姐,当时奶奶误以为佳惠所指的是曾经见面的谊姐,直至佳惠失踪后,家人与该名谊姐联络,惊悉对方没有与佳惠一起,在辗转中才获悉佳惠还有另一位谊姐,即陈怡宣。“佳惠在晚上没有回家后,我们开始找她身边的朋友询问,我是在讬了很多人才拿到陈怡宣家人的电话,获悉两人一起失踪了。”她指出,佳惠没有收拾衣物离家,只像平日携带小手袋出门。她说,佳惠与年迈的爷爷及奶奶同住,父亲在外工作,其手机已无法联络,面子书或微信也没有最新的线索。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