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名媛“等多年待嫁”对方却携眷归来 32岁抱憾成家“优雅风范令人崇拜”

提起民国名媛,盛七小姐盛爱颐绝对不能被遗忘。她的父亲盛宣怀是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得力助手,第一个电报局、第一家银行、第一条铁路、最大的航运公司、最大的纺织厂、最大的煤铁钢企业…这些洋务实业他都有经手。不做官之后,他又经商办教育,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大学校长”。

▼盛爱颐是盛宣怀与当家夫人庄德华所生,从小备受宠爱。壮夫人知书达理,远见卓识,治家严谨,盛爱颐从小跟在母亲身边,见多识广。她聪明伶俐,经常出面替母亲应酬打点,在上海渐渐有了“盛七小姐”的名号。

▼年少多情,盛爱颐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她与宋子文的故事,直到今日仍旧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宋子文是盛家老四盛恩颐的秘书,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到盛家去。第一次见到盛爱颐,宋子文便对她一见钟情。他在日记中写道:“第一次见到她,如见仙女下凡!”

其实从照片中看,盛爱颐虽然容貌出众、很有气质,但并非倾国倾城。但在宋子文眼里,她确实美貌非凡。宋子文是西洋菁英风格,做事有始有终,雷厉风行。他每次都会准时去盛家找盛恩颐,但盛恩颐是花花公子,社交应酬多,经常睡到中午才起床,宋子文只能等着。

▼庄夫人和盛七小姐不好意思,就来招呼他。一来二去,宋子文与盛爱颐熟识了起来。后来盛爱颐想学英文,宋子文便主动做她的英文老师。教学之余,他会讲自己留学期间的见闻,那些新鲜的话题、动听的情话,渐渐打动了盛爱颐的心。

▼爱情是藏不住的,大家都看得出来,盛爱颐恋爱了。盛家人原本对宋子文印象很好,他长得一表人才,言谈举止儒雅得体,办事能力也很强。而且宋家跟盛家颇有渊源,大姐宋霭龄就做过庄夫人跟五小姐的英文老师。但大家族的人考虑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庄夫人得知女儿恋爱的消息后,派管家去查探宋子文的家世,管家回来报告说:“宋家是广东人,信基督教的,他父亲是教堂里拉洋琴的。盛宫保的女儿怎么可以嫁给这样的人家?”

壮夫人也认为两人门不当户不对,便禁止盛爱颐与宋子文继续来往,同时还勒令盛老四将宋子文调离上海。宋子文被派到武汉挂职,职位明升暗降。但他还是跑回上海,继续追求盛爱颐,甚至在马路上拦下盛爱颐的车子,只为一叙相思之情。

宋子文这样的人,为了一份刚刚开始的爱情,竟然失了风度、丢了得体,变成一个毛头小子,这让盛爱颐非常动容。她偷偷叫人递纸条给他,约他在杭州见面,还带了妹妹同行,以掩人耳目。宋子文特别带了去广州的船票,希望盛爱颐与自己一起南下,共同闯事业。他信心满满,认为盛爱颐这次约他出来,一定也做好了同他私奔的准备。但出人意料的是,盛爱颐拒绝了。

▼盛爱颐非常清醒,她从小生活在深宅大院,虽然有见识,但过不了四处奔波、居无定所的生活。跟随宋子文南下,面对的是柴米油盐的现实。他们的感情还没有深厚到能被琐事消磨的程度。这样的未来,她赌不起。

▼盛爱颐知道宋子文没有多少钱,南下生活必定是要用钱的。她递给宋子文一把金叶子,说:“这些给你,我不能陪你去。”宋子文也没有赌气,他虽然失落,但还是接过来,说:“就当是我借你的,我来日一定会回来的!”

这段爱情就这样结束了。他们都爱得很理性,也爱得很克制。时光荏苒,盛宣怀离开了世界,虽然他已经安排好了家产的分配方法,但还是逃不过众人的虎视眈眈。1927年南京政府成立后,打起了这份家财的主意。

南京政府勒令盛家上交四成财产,同时下令将剩下的六成财产分给各房。各房对这份财产垂涎已久,立刻照做。但分财产时,盛家人按老规矩将财产分为5份,给盛家的5个男丁,却漏了未出嫁的七小姐和八小姐。

当时国民政府通过了“妇女运动决议案”,规定未出嫁的女儿具有继承权。于是盛七小姐一纸诉状,将三个兄弟和两个侄子告上了法庭。这件事举国关注,开庭当天盛氏兄妹均没到场,只是委托律师辩护,但看热闹的人特别多。最后法官宣判盛爱颐申诉成功,七小姐盛爱颐,八小姐盛方颐,各自继承财产的七分之一。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起女儿赢得继承权的案例。

▼1930年时,宋子文回到了上海,但他是带着妻子回来的。当时盛爱颐还没有出嫁。她知道在自己拒绝与他一同南下时,两人就结束了。但她还有一点小小的不甘、微弱的希望,坚持留在原地,等待这段早已物是人非的感情。

▼如今宋子文飞黄腾达,佳人在侧,琴瑟和鸣,将形单影只的盛爱颐衬托得狼狈不堪。从前的盛七小姐有多么高傲,如今就有多么狼狈。32岁那年,她嫁给了庄夫人娘家的侄子庄铸九,后来生下一儿一女。一家人生活平淡,但也算安稳幸福。

▼也许是宋子文透露过想跟盛爱颐修复关系的风声,盛家兄嫂热心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宋子文参加。当时他已是政府的要人,家族中落的盛家赶着巴结。盛爱颐不知道他在场,见到他后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宋子文非常激动,想与她叙旧,她只是淡淡地说,“我丈夫还在等我”,便匆匆离场。

▼后来盛家遭遇重大变故,盛爱颐的侄子盛毓度被捕。家道中落的盛家没有能力去解救家族成员,走投无路之时,他们想到了宋子文。盛爱颐的嫂子、侄媳妇双双跪在她面前,求她向宋子文说情。原本不想再与宋子文有任何瓜葛的盛爱颐,只能打这一通电话。接通后她只说了一句:“我希望明天中午跟我侄子吃个饭。”第二天盛毓度被放了出来。

盛爱颐的生活一直很平静,但在那个年代,平静永远是暂时的。她的丈夫被说成“反革命”,儿子下乡劳改,女儿则被分配到福建教书。她也被迫从花园洋房搬出去,住进了狭小的汽车间。后来丈夫走了,这个世界上,她的亲人只剩下一双儿女。

▼哪怕这样,盛爱颐也同样从容。她把小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粗布衣衫整洁得体。闲暇时她会坐在门口,抽一根遗留下来的雪茄,看来来往往的行人。1983年时,83岁的盛爱颐溘然长逝。临终前她亲友在侧,儿孙环绕,走时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一如她过往的每一天。

盛爱颐是典型的民国名媛,她见过上海滩最亮丽的风景,也品味过平淡生活下的人间百态,面对任何情况都从容应对,不失风度。哪怕现在,这样的女性都很值得人敬佩啊。

来源:网路资料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bomb01.com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