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黄河明!“帮了许多人,却没有人帮到他” 怀念乐观积极、热心公益的台湾惠普前董事长

林宏文

焦点新闻

今周刊摄影组

2019-10-31 10:08

+A-A

加入收藏

台湾惠普科技前董事长黄河明昨天坠楼不治,消息传来,让许多朋友相当惊讶与不舍,对于这位乐于提携后进,又热心公益的前辈,许多人都很怀念。

黄河明民国五十九年毕业于交大电子工程学系,曾担任惠普台湾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离职后他选择自行创业,担任悦智全球顾问公司董事长,协助台湾企业走向国际市场。

黄河明也曾受邀担任资策会董事长,也投入许多时间在无给职公益事务,例如担任交大思源基金会董事长, 担任AAMA台北摇篮计画的导师,协助扶植青年创业及推动社会企业,另外他也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协助脊随损伤的病友,更创办了新生命资讯公司,让这些伤患能够自给自足,走出人生低潮。

协助台企走出国际

投入社企帮助脊随损伤患者

▲(图片来源: 今周刊摄影组)

黄河明会全心投入脊随损伤患者的社会企业,是因为他的表哥就是脊随损伤的伤友,并积极推动脊随损伤潜能发展中心。表哥过世后,他接手募款及筹建新中心等工作,协助台湾每年约一千名以上脊椎损伤病患。黄河明说,“许多伤者无法接受自己无法再站起来的事实,因此会有低潮甚至自杀念头,希望藉由这个组织,协助这些人调适心理与生理的改变,并且拥抱新的生命。”

不过,由于这些公益活动都要耗费许多资金,黄河明经常要对外做各种公益募款,但脊随损伤潜能发展中心还是经常入不敷出,为了解决这种困境,他也运用自己最拿手的企业经营,以建立一个可以长期运作的社会企业为目标,便成立新生命资讯公司,让公司的获利成为中心稳定的收入。

于是,黄河明便利用他在科技业的人脉,帮很多伤友牵线,推广新生命去接各种像电话客服、建置网页、制作美宣品以及电子书APP等业务,他还想出“友善企业联盟”的概念,与竹科十六家公司签约,让企业签署契约承诺进用脊随损伤患者,为这些伤友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除了新生命的志业外,黄河明热心公益,也表现在对母校交大各项事务上,包括由校友组成的思源基金会董事长,负责协助许多校务发展及募款等事项,例如十多年前交大筹建台南校区,他就与宏碁创办人施振荣、交大校友李进洋等人,成为募款的主要代言人,每次交大举办各种校友活动,都可看到他上台主持义卖。

有一次,黄河明还主办校友年终大团圆晚会,在圆山饭店举办了一次盛大的时装秀,他还发挥创意,提议邀请校友及夫人一起粉墨登场走台步。当天晚上许多校友踊跃认购餐券并担任桌长,又请了许多交大同学及校友一起来吃团圆饭,一个晚上就为交大募了不少钱。

后来台南校区举办奇美楼上梁典礼,由于交大有台北、新竹、台南等六个校区,黄河明还提议应该办一个南北校区大巡礼,他吆喝上百名校友,先是从台北校区骑脚踏车到新竹,之后又花了两天时间从新竹一路骑车到台南,唤起校友对学校的向心力,为了这个活动,黄河明还特别买了一台脚踏车,利用时间练习体力与脚力。

负责交大新校区推动小组的交大材料系教授林健正说,黄河明对交大的各种事务,永远有高度认同感、参与感和荣誉感。两人经常聊的话题都是新校区的推动,总是有满腔的热血和理想,希望交大新校区以史丹福及矽谷为标竿,惠普精神为风范。“无论顺利或不顺利,我们经常以精神胜利自我安慰,现实世界却必须是愈挫愈勇。”

10月初透露身体不适

“他帮了许多人,却没人帮到他”

林健正说,九月份,黄河明还很关心致远基金会捐款公益信托的事,主动约了也是交大校友的凯基董事长魏宝生与施振荣见面。但10月7日他接到黄河明传简讯告知他身体不适,未来有两个月无法参加固定在施振荣家中的双周工作会议,后来也未出席10月21日AI学院产业谘询指导委员会。

“这几天,我一直惦念着要打电话给河明学长,关心他的近况,他这几次没有参加会议,直觉他的人生是否遇到什么困扰。”林健正说,如今这个电话,以后不会有人接了,只留下大家对他永远的怀念。

黄河明曾说过,自己从小就热心公益,喜欢服务别人,国小三年级担任班长,常会兜售红十字或羽毛,以帮助肺痨患者,长大后更因热心助人,博士延毕两年。

与黄河明同为AAMA导师、目前即将接任二代大学校长的李绍唐说,他与黄河明认识很多年,与他的家人也都很熟悉,也知道他深受忧郁症之苦,但他与家人对外都很低调,“很可惜他帮了许多人,但却没有人帮到他的忙。”

资深媒体人杨艾俐在她脸书上提及,“黄河明乐观积极,与他一席谈话,往往提升我的境界。我记得有次关于他如何教养第二代,他说,如果不积极的年轻人,你要拿实质鼓励他,例如租一部Alfa Romeo一小时,让儿子开,或者带他坐短程的头等舱,让他体会钱的重要。”

捐钱跑第一

个性耿介置个人财富于度外

▲(图片来源: 今周刊摄影组)

不过若谈到财富,了解他的朋友都知道,个性耿直、坚守职业道德的黄河明,虽然在科技业工作多年,但并非外界认为的“科技新贵”,没有累积很多财富,甚至为了做公益,还经常自掏腰包,捐了很多钱。

一位熟悉黄河明的朋友说,三年前黄河明出现自律神经失调,因此将公司规模做了一些简化,还请他的儿子来帮忙,这几年他的病情似乎也是时好时坏,如今会选择用如此方式结束生命,显然是深受严重的忧郁症所苦。但他乐观、积极、正面又永远热心公益的形象,仍会永远长存在许多人的感念与怀念中。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