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忍老和尚修行成就肉身佛!

2017年3月1日下午两点,白龙寺为坐缸七年之久的一代高僧——久忍大师开缸。来自南京、扬州、南通、海安等地的名僧大师,以及千余名居士到此观拜。

七年前,2010年农历七月二十七(9月5日)上午10点05分,久忍大师86岁高龄安然坐化。按照大师生前的意愿,两天后,即地藏王菩萨生日这天,下午13时30分坐缸。 

(七年前的坐缸仪式丨资料图)

三月一日下午两点,在南通市海安县,久忍法师肉身坐缸七年,今天真身出缸仪式举行中。来自全国各地的佛教大师、佛友及其相关的亲属,把一个小小的寺庙挤得水泄不通。在整个仪式中,所有人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久忍法师的真身出缸,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久忍大师的真身出了缸。七年了,久忍大师的真身没有腐烂,他成为海安本地域历史上的第一肉身真佛。

将为久忍大师的肉身塑金身,安置在白龙寺肉身殿,供信众和香客瞻仰。

久忍法师,本姓傅、名士高,1925年出生于江苏海安。七岁随家人赴泰州广孝寺礼佛,触发夙世善根,遂出家为僧,礼纯林长老剃度出家,取外字久忍,法名心清,成为临济宗裔孙。1935年抵潮州开元寺禅修,次年由该寺方丈来福和尚授沙弥戒。1944年赴南京隆昌寺受具足戒后,到中国禅宗名刹金山寺参学,与本焕、新成、梅老、星云等师兄弟一起林中聚会,互相参究禅法。两年后到扬州高旻寺任监院,亲近当时禅宗泰斗来果老和尚,禅修之时,舌尘刺血,书写妙法莲经一部、愣严经一部。解放战争后期,协助谭震林将军组织钱粮财物支援前线,解放后曾受到谭震林将军的两次接见。

1950年前往广东韶关南华寺亲近虚云老和尚,做大和尚侍者,聆听禅训。1960年赴扬州高旻寺任住持一职。1966年9月因文革浩劫,被押解回海安,所有佛门刺血经书、戒牒等均毁于一旦。后看守海安县辐条厂门达十多年之久,虽身处逆境而泰然处之,坚持僧装、素食、独身,禅修不辍,弘扬佛法。

1979年,在赵朴初会长的安排下,协助茗山大师修复镇江金山江天禅寺、镇江焦山定慧寺、南京栖霞古寺,为鉴真大师佛像从日本请回国内供奉,促进中日友好作出了贡献。1989年协助德林大和尚重修高旻寺,任住持之职,招僧纳众、订规立约,塑清圣像、法器,呕心沥血,使古刹得以中兴。2005年,因年事已高,四次请辞高旻寺所有职务,在海安原辐条厂工人宿舍的楼顶,搭设不到6平方米陋室一间,坚持闭关坐禅入定、苦修佛学。

久忍法师的师父虚云大师(1840-1959年),是中国现代禅宗的泰山北斗,被尊称为禅门第一巨匠。受临济衣钵于妙莲和尚,为临济宗43世;受曹洞衣钵于耀成和尚,与曹洞宗47世。

1953年6月3日,虚老被礼请为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同年,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久忍法师的同门师兄多为中国现代名僧。如本焕大和尚。1938年于五台山闭关以刺自己指舌之血写完《楞严经》十卷,《地藏经》三卷和《普贤行愿品》等十九卷经文。1948年7月蒙虚云老和尚传禅宗临济派第44代法脉。久忍法师一直非常关心金粟寺的恢复重建工作。2006年11月20日老和尚亲赴金粟寺参加了“金粟寺重建暨一滴水善愿助学基金发起人大会”,2007年4月2日,又赴金粟寺参加“重建金粟寺恳谈会”,同年9月11日(农历八月初一),再赴金粟寺参加“金粟寺筹建办公室挂牌暨佛堂开光仪式”,并亲自为金粟寺佛堂供养的“三宝佛”举行了隆重的开光仪式。

2008年2月21日(正月十五),老法师亲自主持了来金粟寺后的第一堂佛事,四方闻讯而来的香客达数百人之多。禅宗尤以临济一宗独秀,天下丛林几乎尽是临济儿孙。因金粟寺为临济宗道场,久忍法师作为临济宗裔孙,也曾在上世纪30年代随师父到金粟寺云游,与金粟寺积下了难得佛缘。金粟寺多次邀请久忍法师主持大局,法师均未松口。在长期接触后,法师终于开口说:现在人心多浮躁,修庙建寺多带有功利性。我看你们倒是诚心礼佛,没有任何个人私利,既然你们许下此等大愿,有佛祖保佑,我愿助你们培植福田,积下无量功德。80多岁的久忍法师终于答应重新出山,赴金粟担当重振浙江第一古寺之大任!

久忍法师闭关苦修之陋室建于厂舍楼顶,四处悬空,地势极为险要。法师闭关苦修之陋室不到6平方,条件之简陋非常人所能想像。在海安的几十年里,周边乡邻童叟对他无比崇敬。法师一生坚持做善事,超度众生,弘扬佛法,是一位让人尊敬的佛法修行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