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坐拥 10 亿美金,却不想创业的怪人

(图片来源:The Verve Academy)

文/创业基金会

这个不起眼的小夥子叫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今年 39 岁。他颠覆了美国教育,成为了数学教父,让数学老师不再讲课,比尔盖兹都捧着他。他成功登上了《福布斯》杂志封面,但是他却拒绝了 10 亿美元!

对,你没听错,他拒绝了 10 亿美元!

这家伙是鲁蛇出身,家里很穷,是孟加拉国到美国的移民。但他却是个天才,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四年读完了数学计算机科学,拿了两个本科学位(编按:大学学位),后来还拿了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

无意中成为数学教父

萨尔曼·可汗有个小侄女叫纳迪亚,2004 年她在新奥尔良上七年级,数学成绩一直不好,要求可汗给她辅导。对于当时 28 岁的可汗来说,数学是他的强项,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专业之一就是数学。

可汗和纳迪亚不在同一个城市,可汗通过互联网教纳迪亚学数学,讲得生动有趣,概念清晰,纳迪亚的数学成绩提高神速。

很快,他的朋友就知道了,也让可汗给孩子辅导数学。经过可汗辅导的孩子,数学成绩都直线上升。

可汗想,这样辅导效率太低,不如做成影片,放到互联网上,让大家免费观看。结果回到家他就躲进衣帽间里,把自己关起来,拿录影头开始录制影片。

他的影片非常生动,能在十分钟内把一个数学概念讲完,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他把自己关在衣帽间录制了一年的影片,从小学数学,到高中的微积分,再到大学的高等数学,统统讲了个遍,共计 4800 个影片。

这些影片在互联网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点击率接近 5 亿,共有 4800 万人观看。

在美国,有 2 万多所学校,上数学课时老师已经不再讲课,让学生观看可汗的影片,老师只负责答疑。

就这样, 他一个人凭借一根网线颠覆了美国的传统教育,掀起了一场革命,他已然成为数学教父。

可汗还是一名计算机极客(编按:电脑怪客),他写了数据挖掘程序,搭建了网站,叫汗学院。他把影片放到他的免费网站上,让孩子们像打游戏一样学习数学。

汗学院的月访问量达到了 500 万人次!相比之下,麻省理工学院的开放式课程网站,月均访问量也不过 150 万人次。

史丹佛大学教育学博士生、高中数学教师丹·迈耶说:“如果你在美国教数学,你就不可能没听说过萨尔曼·可汗。”

拒绝 10 亿美元

可汗的影片获得成功后,很多风险投资机构找到他,希望注资成立公司,将影片收费,可汗可以立马成为坐拥 10 美元的富豪!

但是,这个穷鲁蛇却拒绝了,他宁愿做一个中产阶级,只接受别人的捐助,也绝不收费。他说: 我就是要做免费教育,一旦收费,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孩子不就看不起了吗?我想像不到我的生命中有任何一种方式,能比我现在活得更有意义 。

对可汗来说, 他的人生价值 = 他为社会创造的价值 / 他所活得的收入,这个比值越大,人生价值就越大 。

2

2012 年,可汗成功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福布斯》撰文称这是一个一万亿美元的商业机会,而当今市值最高的公司是苹果公司,也不过才 7000 亿美元。

但是,这个穷鲁蛇偏偏就拒绝了,他就是要免费!

比尔盖兹是他狂热的粉丝

可汗成为美国数学教育的宠儿,受到许多科技领袖的热捧。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美国的数学教育有多糟,而数学水平的高低对于美国的未来又有多重要。在 2011 年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结果中,美国的数学和科学教育质量排名全球第 52 位。

2011 年 3 月,可汗在加州举行的 TED 大会上发表演讲,全体听众起立鼓掌。比尔·盖兹当场上台,就可汗的项目与之交流。

Salman Khan talk at TED 2011 (from ted.com)

Salman Khan talk at TED 2011

盖兹可谓是可汗最狂热的粉丝之一。他曾经花费很多时间教 3 个孩子数学和科学的基本概念,可孩子们总是听得懵懵懂懂。2010 年初,有人向他推荐了可汗的网站。没想到,那些他怎么也解释不清的知识点,汗通过短短 12 分钟的影片,就让孩子融会贯通。盖兹直言,“我真有些嫉妒他”。

后来,他在多个重要场合提到可汗,邀请可汗到微软公司面谈,并通过基金会向可汗捐款 150 万美元。“我认为,萨尔曼·可汗是一个尽一切所能利用技术让更多人学到知识的先锋,”盖兹说,“这是一场革命的开始。”

Google 注资 200 万美元

Google 也是汗学院的支持者。2010 年 9 月,Google 发起“十项目”竞赛,为 5 个“可能改变世界”的组织提供总额 1000 万美元的奖励。汗学院在众多竞争者中胜出,赢得 200 万美元注资。

美国最成功的风险投资人约翰·杜尔及其妻子安是汗学院最早的资助者。2010 年春,可汗从在线支付平台发来的邮件得知,有人给他的帐户注入了 1 万美元,捐款人是安·杜尔。

他写信致谢,称这是他迄今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并表示如果汗学院有校园,他乐意将第一座教学楼以安的名字命名。

安不相信区区 1 万美元竟然是最大一笔捐款,旋即又慷慨地掏出一张 10 万美元支票,坚持要给汗发薪水。此后,她成为汗学院的“拉拉队长”,并且经常拜访汗的办公室,“有时甚至会带来蛋糕”。

《BO》编按:可在 Khan Academy 上获得免费的教学资源,想瞭解更多相关学习资讯可到 Khan Academy 脸书专页 。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