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鬼节出生的人,真的能看见鬼吗?

我叫梁一,生于1989年华北的一个小山村里。听我娘说,我出生的之前算是经历了大波折。

  我没有父亲,我娘生下我的时候已经50岁了,那是计划生育抓的正紧的时候,我娘本打算去后山坟堆里捡一个孩子养活,只是孩子没有捡到就糊里糊涂的被人强奸了。

  后来我娘怀上了我,怀我的时候村里人都劝说我娘将我打了,在那个人均年龄不到60的时候,50岁还生孩子根本就是一个丑闻,我娘根本不听劝就跟疯了一样,谁劝咬谁。

  因为我娘的疯狂,村里人渐渐不再管这件事了。

  后来上面那些管理计划生育的人听说了,就派人下来查看,那个时候从上面下来的人手里都拿着一只给人流产用的的针管,看见孕妇就跑过去往孕妇肚子上扎一针。

  有的体质差一点的,直接躺在地上跟着肚子的孩子一起死了。

  我娘也没有逃过这种待遇,然而被扎了一针之后,我娘跟没事儿人一样,到了十月的时候顺顺利利就把我生下来了。

  农历七月十四是鬼节也是我的生日。

  因为出生的日子不详,我就被村里那些老人称作鬼娃,自从我出生之后村里就开始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经常会有女人在地里忙活一天,在回家的路上迷路,转悠半天也找不到路。

  到了点没有回去肯定会有人去找的,找到的时候女人们的脸是青色的,肚子也鼓了起来,脚下的鞋底都快磨破了。这样子一看就是中邪了。

  后来还是请了乡里德高望重的庞端公给作法才好了起来。

  作法之后庞端公说造成这种事情发生的原因是村里有鬼娃,他能力不够扛不住多久,最好是早早的将鬼娃送出去。

  送出去的意思在那种场合就是弄死,我人生第一个劫难来自于这个德高望重的端公。

  因为端公这句话,村里人再次挤到我家院子里,让我娘将我扔了或者祭了河神,我娘不听就被村里人打了,我也差点被摔死。

  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事,被人举起来我还咯咯地笑。

  我娘趴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向举着我的男人说道:“她五叔,阿一还是一个孩子怎么会害人哩,你可别听庞老头胡说现在要相信科学,消除迷信思想,如果你真要打就打我吧!我从小就命硬,说不准村里人是我克的!“

“我呸,你这个害人的婆娘也逃不过,五十多岁还能生下一个怪胎,这娃连父亲都没有,不会是你做梦跟鬼生的吧!”

  男人说完就把我高高的举了起来。

“不要!”我娘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都眼眶里跳出来,没见过是不会想象出这种画面的,一个五十岁一脸皱纹的妇人瞪大眼睛几乎半个眼球都快跳出来了。

  因为我娘的声音吸引了五叔叔的注意,五叔低头就看见我娘那奇怪的样子,五叔吓的后退,一手提着我一边哆嗦。

  随后身一抽躺在了地上,五叔叔就跟羊羔疯发作一样,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伸出手指指着我娘,最后一句话没说就咽气了。

我逃过一劫,什么也不懂的我摸摸五叔叔嘴边的沫沫咯咯笑了起来。

  村里人看见这种情况连忙逃出我家院子。

  而我娘就跟没事人一样,抱起我坐在地上,看着死了的人,笑的跟傻逼一样。

“阿一啊!娘的阿一,要早点长大,长大……就会看见你爹了~嘿嘿。”我娘的的语调很奇怪,就跟很古老的歌谣一样。

  被我娘抱着,我有些不舒服张张嘴巴哇一声哭了起来。

  听见我哭我娘慌了,连忙将我脑袋贴在她干瘪瘪的胸脯上,唱着歌谣,哄着我睡着。

  最后我娘还是被赶出村子了,离开村子之前我娘又去那个坟堆里走了一圈,从坟堆里回来我娘就跟年轻十岁一样,背着包袱高高兴兴的抱着我离开了,没有理会村里那些人的大惊小怪的。

  在别人眼里我是鬼娃,我娘也不是什么善茬。

  都说我娘是个命硬的,克父克母还克夫,事实也是那样。

  我娘刚出生的时候姥姥就血崩死了,那个时候生产还不用进医院,直接在村里找一个稳婆就解决了。

  稳婆说我娘生下来的时候姥姥还好好的,后来稳婆抱着我娘给姥姥看了一眼,就一眼!谁也不知道姥姥看见了什么,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直接血崩了,就死了。

  因为姥姥死了,姥爷对娘更冷淡了,拖拖拉拉将我娘养到5岁,我姥爷也死了,死的很奇怪躺在床上一觉没醒来就死了,一点儿征兆也没有。

  后来我娘在村里人白眼下抢着别人家孩子的窝头吃才没有被饿死,这样过了十几年长大了,直接嫁给邻村的我那个带了绿帽子的爹。

  嫁过去每两年,我爹就死在大地震中。

  我娘抱着我离开了她生活近一辈子的地方,停到川府一个叫青梁村的地方安居下来。

  我娘离开村子之后身体就越来越好了,到了川府就连脸色都变得跟刚四十的人一样。我娘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好看,不然也不会背着克夫的名字还能嫁给我那个绿帽子老爹,虽然老了但是依旧比青梁村那些同龄的女人要好看很多。

  青梁村的男人见我娘一个人带着孩子,就表现的很热情,就算我娘的身份证上是50岁的老婆子也没有人在意,那个时候身份证作假的法子太多了,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我娘是50岁的人。

  我娘将我带进青梁村之后,青梁村平静几年也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了。

  那是一个夏天,我穿着红红露露的衣服跟着村里的李海霞一起去村口的河沟里挖宝藏。

  我们村里的李瘸子从这里挖出一个铁棍子卖了两百块钱,在94年的时候有两百块钱很了不起的。

  可以在村里建一个房子,也可以每天都吃猪肉,还可以炒菜放油。

  这天我跟李海霞两个人牵着手走到河沟里,李海霞说:“阿一你从那头挖,我从这头挖!“

  我点点头,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划拉着。

“什么破地方,根本就没有宝藏!“才挖了一会儿李海霞就将她手里的棍子扔了,颠颠的往村里跑去。

  我抬头看了看李海霞,想想猪肉咽咽口水,没有跟着李海霞一起回去,拿着木棍继续在地上划拉着。

  挖到天黑,手里的木棍都换了好几个,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宝藏。

  穿着一身脏衣服的我趁着天黑往家里跑去。

  刚到村里我就听见李海霞的爹站在村口吆喝着:“二丫哎,张二丫回家吃饭了!”

  李海霞比我回去的都早,怎么会没有回来呢?

  我心里虽然有疑问但是想到李海霞的朋友比我多,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出去玩了,我就没有搭腔,低着头往我家的破院子走去。

  吃着我娘做的干巴巴的窝头,我心里也有些发愁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呢?

  怀着对猪肉的期盼,第二天醒来我就往村口河沟跑去。

  刚出村子,我就看见站在村口李海霞的她爹一脸霜色:“李白白,李海霞呢?”

“不知道,不知道!”李海霞她爹就跟丢了魂一下朝着河沟的方向看去,迷迷糊糊的样子很吓人。

  看着李白白的样子,我浑身发冷,没有再继续说话一个人往河沟跑去。

  村里的人起的都很早,路上我看见几个跟李海霞玩的很好的人从河沟跑回来,这些人边跑边叫:“死人了,见鬼了!”

“鬼?哪里有鬼!”鬼这种东西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是很恐怖的东西。

“李海霞变成鬼了!“

“什么……”我不明就里的跟着几个人一起往村里跑去。

  到了村口的时候李白白已经回去了,我们在大街小巷里使劲喊叫着,村里人都被我们的叫声吓了出来。

  最后村长问清楚怎么回事,带着村里几个男人往河沟方向跑去,我因为惦记着宝藏,就跟在这些大人的身后。

  到了河沟看见躺在地上的李海霞,我瞪大眼睛往后退了几步。

  李海霞嘴巴被裂开了,下巴上全是血碜碜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眼睛可劲儿睁着,站在大人身后我有些害怕,总觉得李海霞在看着我。

“这是啥子回事?”村里胆子大一点的小伙子看看村长开口问道。

  看见李海霞的惨状,村长往前走了一步,检查一下李海霞的身体,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让年轻的小伙子都散了,老李头你去临村找那个乞讨要饭的过来看看!“

“找那个人……“老李头声音突然拔高了,脸上带着惊悚问道:“是那种东西?”

“谁知道呢?”村长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这就去!”老李头是李海霞的五爷爷,手里常年拿着一根木头做成的烟杆,听了村长的话使劲咋把两口烟杆儿,从鼻子里冒出一段烟雾,往东边走去了。

  我看看李海霞再看看老李头,最后守在了河沟里。

  李海霞的眼睛依旧是瞪的大大的,我往左边走她的眼睛跟着我往左转,往右走李海霞的眼睛也转到右边。

  我没忍住吸吸鼻子转身想要往村子跑,只是我突然动不了了,眼神落在李海霞身上,李海霞扯烂的嘴勾起一抹阴测测的笑。

‘哇’一声我吓得哭了起来。

“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小娃,赶紧将她送回去,女娃子阴气重在这里呆下去不是什么好事!”我的哭声惊动了村长,村长看见我就拧气眉头,脸色有些沉重。

“走走走,赶紧回去!“村里人三言两语的把我赶了回去。

  我一个人往村子里走去,边走边哭边用袖子抹掉眼泪。

  回到家里我娘正在灶房里腌菜,看见我哭,脸色瞬间就变了,弯下有些佝偻的身子把我抱起来:“阿一不哭,娘给你买糖葫芦!“

“糖葫芦?”

  因为我娘的话,我立刻放下袖子,眼泪也挤了回去,带着期望看着我娘。

“阿一真乖,等阿一大了就可以看见你爹了!”

  对于我爹,我一点儿也不好奇,虽然没有爹在村里是会被欺负的,但是那些有爹的人过的并不比我好多少,这个时候正是出去打工的黄金时代。

  村里年轻的男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

“我不要爹我要糖葫芦!“

“胡咧咧什么,糖葫芦你也别要了!“因为一句话不对付,我的糖葫芦又没了。

  心疼之余回屋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就听见村子里响起唢呐、锣鼓的声音。

  揉揉眼睛,登上鞋子我跑出院子,往街上走去,老远就看见王青跟李志往村里祠堂走去,我跑了几步跟了上去。

“王青你们去哪儿?“我问道。

“李海霞要给人结阴亲,李白白在祠堂那里发糖哩。“王青看见我就一咕噜的说了出来。

“糖?”我的注意力全放在糖上,忘了早上在坟地里被李海霞吓哭的事情,迈起小步子就往祠堂跑去。

  路上拐弯的时候被一块砖头绊倒在地上,还没站起来,一个骑着三枪自行车的人突然从拐弯路上冲了出来,直接从我身上压了过去。

  骑着自行车的是我们村里的唯一一个大学生王兵,从我身压过去之后就摔倒在旁边的木头疙瘩上。

  王兵费劲儿的从地上爬起来,回头看了我一眼:“没事趴地上干什么,个倒霉催的,着急投胎啊!”

  说完王兵拍拍身上的土,骑上三枪直接离开了这里。

  王兵走了,王青才将我扶了起来:“跑那么快干什么,摔倒了吧!”

“我手都破了!”我吸溜一下鼻涕,声音里还带有一点委屈,将化了一层皮的手伸出来。

  王青跟王兵的父亲是叔伯兄弟,但是关系并不怎么好,平日里王青看见这个大学生哥哥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因此并没有接茬,甚至都没有看我的手。

  直接带着我往祠堂走去。

  走进祠堂,映入眼睛的是一张漆黑色的棺材,王青说里面躺着的就是李海霞的男人。

  男人不男人我不感兴趣,我就是想吃糖。

  从脸色蜡黄的李白白手里领了三个大红色双喜糖,剥开一个放进嘴里,另两个藏在口袋里,留着以后吃。

  我拿了糖就像往外走,祠堂的大门都没走出去,就看见地上一双脚,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头站在我前面。

  犹豫一下,我往旁边挪了一下,那双破旧的鞋子依旧在我视线之内。

  我皱起眉头看向眼前这个糟蹋老头:“我要回家!“

  说完我就闭上嘴,其实我没有想说这句话。

  还没搞懂我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耳边就传来老头儿有些嘶哑就跟吞了铁锈一样的声音:“小娃子什么时候生日?”

“大师,这丫头不对吗?”村长陪在老头儿身边,听见老头儿的问话,目光落在我身上,打量一番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师?大师就是这样的吗?我嘴里含着糖脸蛋鼓鼓的,抬起头看着这个所谓的大师。

  老头一甩袖子冷冷说道:“不对,当然不对了!躺在里面的女娃根本就不该死……幸好还没……“

  还没什么?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就迷迷糊糊躺在了地上。

  醒来之后眼前一片黑漆漆的,伸出手碰见冰凉的东西,这种触感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竖了起来,赶紧将手收了回来,躺在狭窄的地上,我不敢动弹,不知这样过了多久,最后我呜咽的哭了起来。

“哭甚?”冷峻的声音传到耳边,冰凉的手指将我落在脸上的泪水划了下去。

  听见有人跟我说话,我忘记害怕,咧嘴说道:“我要回家!“

“怎么回家?你家不应该在下面吗?”

“我要回家!”没有听懂男人的话什么意思,我只能重复着这四个字。

“你当然要家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温柔有些缱绻还有一种模模糊糊我听不懂的韵味,就跟小时候被我娘抱在怀里的哄我睡觉拿着曲调一样。

“大哥哥知道这是哪里吗,怎么黑漆漆的,没有蜡烛吗?”也许是男人的声音太多温柔,我停止哭泣,张嘴问道。

“这是棺材里,而你要跟这个死鬼成亲!”男人的手扯着我的胳膊摸向一个成年人的脸上。

“死鬼?”

“对,就是跟李海霞结阴亲的死人。”

“我,我不要成亲,我我怕鬼……”听见跟死人成亲,我想到变成鬼的李海霞那种阴测测的笑,鼻子一抽,再次哭了起来。

“傻孩子,你总是要成亲的!”

“那我跟你成亲可以吗?”

“我也是鬼!”男人声音依旧冷飕飕的,只是声线里带着一缕笑意,让我知道他对我问出的这句话很满意。

“大哥哥你不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你没出生的时候就喜欢!”男人话落,冰凉的手指从我脸上划过,落在脖子上,又往下划去继续道:“我在等你长大!”

  也许我年纪太小没有听懂男人的意思,一点害怕的心思都没有,满心都是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的依恋,我又说:“大哥哥我想回家,我不要在这里,你帮帮我!“

“睡吧,等你醒了就回家了!“

“真的吗?”

“真的!”男人话落,我就迷糊过去。

  等我醒来,听见的就是我娘气急败坏的声音,将村长跟李海霞他爹还有老乞丐连续骂了一个小时,中间一个重样的词都没有。

  睁开眼睛,我发现站在我娘面前的老乞丐一脸的灰白,老乞丐对上我清明的眼神,往后退了一步,这个样子就跟我会吃了他一样。

  我心里有些委屈,明明是我被关在棺材里,这个老头往后躲什么。

“鬼孽鬼孽……你竟然养鬼孽,你就等着吧,这东西早晚会害了你害了全村!“老头沙哑的烟嗓子憋出一句话,伸出跟树皮一样的手指指着我娘,气急败坏的往外走去。

  因为生气,老头脸上涌起血色,整个人的状态倒是比刚才好了一些。

  老头离开后,李海霞的爹看着我的眼神带着怨恨,我不由的想到老头说李海霞是替我死的。

  害怕李白白会打我,我赶紧从木板上跳起来躲在我娘身后。

  虽然我娘老了,头发也开始白了,腰背更加佝偻了,但是只要躲在我娘身后,我就觉得是安全的。

“阿一咱们回去了!”因为我的动作,我娘心情瞬间大好,

  牵着我的手就往祠堂外面走去,走出祠堂,我看见往里头探头的王青,我立刻招招手:“王青,王青我在这里!”

  听见我的声音,王青脸色一白,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我一愣,我知道我在村子里不受欢迎,但是……像今天这样还没有过。

  闭上嘴巴,我安静如鸡,牵着我娘的手,我俩一起走回了我家。

  我问我娘:“鬼孽是什么?”

  我娘脸色一变,从草堆里抽出一根藤条往我身上抽打:“说什么混账话,现在要相信科学,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哪里有什么鬼不鬼的!”

  头一次挨打,我委屈极了,本来还打算跟我娘说在棺材里有个大哥哥要娶我的,现在我娘让我相信科学,还打了我,我就没敢提起。

  因为这件事,我被关在家里好几天。

  再次走出院子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

  就在我快忘记王青不理我的事实的时候,更大的打击扑面而来。

  我站在街道上,本来有一个大榕树是村里人喜欢唠嗑的地方,但是我刚走过去,村里人就自动散场了。

  孤零零一个人在街道上走动,我再次看见王青,刚想叫一声,就发现王青已经跑得没影子的了。

“小梁一你找谁去,现在村里可是没人会理你!“说话的人是王兵,今天的王兵并没有骑着自行车,不过他依旧很新潮,脚上踩着一双小球鞋,这种鞋我只见村长的儿子穿过。

  穿这种鞋的都是见过大世面的。

“为什么?”我问王兵。

“因为她们蠢!“

“……”王兵的话在我们小孩子的眼里是很有分量的,有了王兵这句话,我心里瞬间安定了,不是我不好,是村子里的人蠢。

“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她们还打算将李海霞的魂魄招回来,继续跟那个死人结阴魂。”

“我娘也是这么说的,要我相信科学!”

“本来就是,一群愚昧的老东西。小梁一知道小娃娃是怎么来的吗?”王兵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从我娘肚子了爬出来的!”

“噗噗……“王兵听了我的理论瞬间喷了。

“人是男人跟女人结合之后生出来,男人有精子,女人有卵子,成熟之后结合一起就生出小娃娃了!“

  我被王兵说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小娃娃是这样出来的吗?

“小梁一想看看精子长什么样子吗?“

“可以看吗?”我抬起头,心里还有一点高兴,平日里王兵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学生,最不喜欢跟我们这些泥腿子一起耍了。

  王兵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对我说:“当然可以!”

  跟在王兵身后,我们一起走到了村口的草垛边上。王兵先停下步子,我一愣,抬头四处看看,从不远处的河沟里传来一阵阵笑声。

“来这里干什么?”我问王兵。

“跟我来!”王兵说完就扯着我的手腕往草垛里面走去,这种草垛里面都是空心的,类似棚子一样,下雨的时候还会有人往这里躲雨。

  我被王兵推到草垛里,眼前一黑,抽抽鼻子,我差点哭了。

“我不看精子了,我要回去!”大概是上次被关在棺材里,对于黑暗我本能的有些恐惧,挣脱着往外走去。

  王兵一把把我抱着,小声说着:“梁一听话!”

  王兵的声音很轻柔,跟平日里一点儿也不一样,以前王兵总是高高在上看人的时候鼻孔朝天,说话也带着刺儿。

  现在这么温柔,我非但没有觉得安心,反而更加害怕了。

“我要回去!”我用力推搡着王兵,但是年纪性别上的差距,我非但没有将王兵推开,反而被王兵抱得紧紧的。

  突然我的胳膊顶到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即使隔着一层衣服,我也能感觉到这东西上的热度:“这,这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嗓子有些干痒,说起话来磕磕巴巴的。

“小梁一猜一下?”王兵的声音也变了,变得有些粗嘎,呼吸也有些紧促,呼出的气体打在我脖子上。痒痒的,我整个人变得更奇怪了!

看更多。。。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