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宽容,是一种情分,不原谅你,是我的权利

选择宽容,是一种情分

不原谅你,是我的权利

01

虹说,当她接到那个陌生女孩的电话时,整个人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让她瞬间在三伏天里,从头到脚结成了冰。

她想不通,和自己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人,怎么会伪装得这样好,好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呢?

往事,一幕幕浮上她的心头。

孩子病了,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去医院。深夜十一点,抱着孩子在街边,边流泪边去拦经过的每一辆出租车。

暖气跑水,她一个人联系师傅过来修。花了一顾天的时间,请人把一件件家具搬到外面,再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晾干。

婆婆住院,她一个人陪床送饭。早上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赶忙买菜做饭送到医院,陪伴完婆婆下午还要去接孩子,不得一刻空闲。

本以是他工作太忙。却没想到,他竟然有大把的时间,陪伴另一个人。

他回到家里,她故意没有说破,只是冷眼观察。

曾经以为的语气温柔,此刻看来只是装腔作势。曾经以为的宠爱有加,现在想来不过是做贼心虚。

。人啊,一旦心冷了,那颗种子就再也没有了阳光,无论对方怎么浇水,都再也开不出一朵花来。

她提出离婚,他瞬间慌了神。

认错、保证、发誓,却再也不能换回她的心。

紧接着,各路亲戚朋友纷纷登场,都来给他当说客。

“男人嘛,免不了要逢场作戏,可是他的心,还在你这啊。”

“他已经知道错了,不妨原谅这一次。何必苦苦揪住这点不放呢?”

“离婚容易,可是你忍心伤害孩子,不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吗?”

最后一句话,最最戳中她的软肋。

她含着泪问:“犯错的人明明是他,为何我却成了伤害孩子的那个人?难道不原谅,也是一种错吗?”

有句古话,叫做劝和不劝分。

不管谁对谁错,不管过程如何,似乎只有团圆的结局,才是最让群众喜闻乐见的。

于是总有一些人,以善良者自居。

。你告诉他们你的苦,诉说着你的傍徨、你的无助,你的千疮百孔,你的粉身碎骨。

。他们却只会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做人呢,还是要大度。

02

虹的话,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女孩。

在那个炎热的十八岁下午,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她的午睡。

两只眼皮还在发沉,窝在空调房裹着毛巾被,懒洋洋地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中,她隐约听见客厅里,几个陌生人在和自己父母谈着话。

不知过了多久,父亲敲她的门:“来客人了,你收拾好,出来一下吧。”

父亲的语气分明很轻柔,可不知为什么,她却感到有些不自然。

沙发上,坐着几个乡下打扮的人。见了她,忽地一下子全站了起来,反倒让她有些局促不安。

“这是……”父亲话说到一半,却忽然止住了。

“我们是……你的……爸爸妈妈啊!”

她睁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没睡醒,惊愕地望向自己的父亲。

可是,父亲却在旁一言不发。

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眼睛紧盯着鞋尖上的一粒沙。

听着这两个自称是自己亲生父母的陌生人的诉说,她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儿时的记忆。

似乎也是一个酷热的夏天,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只知道那时的自己,穿着一条橘色连衣裙。只知道离开了爸爸和妈妈,心里止不住的害怕。

多少个孤独的夜里,她蒙着头,躲在被子里哭泣。

多少个寂静的下午,她不肯吃饭,想念自己的妈妈。

好在,养父母对她很好,她也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只是,就在她对生活感到满足,将这段痛苦的过往渐渐淡忘时,当初抛弃她的父母,却又要主动找上门来。

“有了你弟弟,我和你爸就养不起了……当初把你送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自称她生母的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

“所以,就把我抛弃了?”她抬起头,目光直视着对面的女人。

“不是抛弃……你得理解……”女人脸涨的通红,情绪有些激动。

她冷笑:“如果不能理解呢?”

“闺女,你自己在城里享了这么多年福,现在怎么能不认自己的父母了呢?”那女人忽然说得很大声,继而嚎啕大哭起来。

她冷笑一声,起身回房。身后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03

后来,周围不断有人劝她,希望她原谅自己的亲生父母。

“何必把他们当陌生人,毕竟他们生了你呀!”

“如果你当初一直在乡下,也许根本上不了大学呢?”

“他们都老了,还有一个弟弟,将来你也得帮帮他们啊。”

她却心思笃定:生下我,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吗?口口声声说在意我,却为什么又在我和弟弟之间,选择了他呢?他们这么多年不出现,现在我考上了大学,就要我承担起这个家了?

她痛哭流涕,失声痛哭。

。难道一句轻描淡写的原谅,就可以抵消所有曾经施加的伤害吗?

不知从何时起,她亲生父母那边所谓“亲戚”们的说法,已经完全变了一种画风:

“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相不认,真是感情冷漠啊。”

“只顾自己在城里上大学,却不帮自己的亲弟弟一把,真是够自私的。”

“这样不孝顺的女儿,怪不得当初把她送人呢!”

她突然懂了。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他们永远不懂,一个小女孩离开父母后,在深夜里蒙着被子痛哭,却不敢出声的傍徨与无助。

他们永远不懂,当曾经的伤痛渐渐复原,却忽然间又被揭开伤疤,那种鲜血淋漓的痛苦。

你所有的心如刀割、肝肠寸断,在另一些人眼里,不过都是无关痛痒,都是云淡风轻。

我曾经问她:你恨他们吗?

她回答得很平静:“不恨,可是,也不想去原谅。”

。是的,有些伤害,真的无法只需一句抱歉就可以轻易释怀。我不恨你,却也做不到心无芥蒂、若无其事的亲近。

04

前段时间,看到一则新闻,让我的后背阵阵发冷。

一名女性,遭到丈夫的家暴。警察赶到时,女人颅底出血,胸骨断裂,七根肋骨骨折,肝脏破裂。众人赶忙送往医院,但是再高明的医术,也无力回天。

人群中,一位老年妇女冲上前去,拉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女人失声痛哭:“女儿啊,是妈妈害了你呀……”

原来,女人遭遇家庭暴力,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刚刚结婚开始,男人每每喝得伶仃大醉,就会借机和她吵架,她稍稍还口,便会换来一顿毒打。

有好几次,她想到了离婚。

可是,他清醒以后便又换了一张脸孔,长跪不起,声泪俱下。继而,嘘寒问暖,宠爱有加。

终于,在又一次遭到毒打以后,她逃回了娘家。

脸上淤青,胸口生疼。她对他所有的感情,都早已消失在了身体的剧痛中。她的心,冻成了再也捂不暖的一块冰。

她告诉自己的妈妈:“我要离婚!”

可是妈妈却劝她:“孩子这么小,怎么能没有完整的家呢?毕竟是孩子的亲爸。再说他已经知错了,结婚才几年就离婚,说出去,多丢人啊……”

于是,在丈夫与家人的双重压力下,她一直重复着原谅,一直重复着仁忍。

。最终的结果,是悲剧发生。孩子不仅再也没有家,并且,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

原谅无知,是一种宽容。而原谅无耻,却是一种纵容。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那些劝你轻易说出“原谅”两个字的人,只是因为他们并未体验过你的痛入骨髓,也不曾经历你的挫骨扬灰。

。并不是所有的忍耐,都能换来风平浪静。也不是所有的退让,都能见到海阔天空。

脾气这东西多不得,可是一点没有,也是万万不可。

原谅与否,是你的权利。没有人能够替你决定,更没有人能代替你做出选择。

05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智慧即美德。”

而在所有的原谅之前,也都需要一点智慧去分辨。

宽容,是一种美德。纵容,却成了一种罪恶。

并不是所有的道歉你都必须接受,毫无原则的退让,只能表明自己的懦弱。

谁又能说,不原谅就是不善良?

。一个人最大的善良,就是不去伤害别人。而轻易的将受过的伤忘掉,只能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愚蠢。

不要用好人的头衔去苛待自己,更不要用善良的帽子去要挟别人。

选择宽容,是一种情分,不愿宽容,是你的本分。

不去记恨,不去报复,便已经是一种最大的善。

从此,你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过我的独木小桥。

也许,我们之间最好的结果,就是变成彼此互不相干的陌生人。对伤害自己的人百般纵容,便是对自己所受痛苦的最大背叛。

。亲爱的,在伤害面前,你有权选择原谅或者不原谅。但无论怎样请你记得,只要让自己的心里舒服就好。

因为不原谅是你的权利,而让自己活得好,却是你必须履行的义务。

- END -

生活中,你是不是也曾经被所谓的“宽容“道德绑架过呢?欢迎留言告诉你的想法吧!

所有的文章是小叶的用心之作,如果你觉得有所共鸣,就请点赞并转发给朋友,让更多的人看到吧!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