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猫,还爱去猫咪咖啡馆吗?

如果你是猫,还爱去猫咪咖啡馆吗?

姜戈语录120

不逼着你换位思考,你都不知道自己多过分!

喵星人占领蓝星的伟业终于完成,人类沦为了猫的奴隶,而我是喵城的一名人类记者。

凌晨,正在报社加班的我接到了一通求助电话。那人声音极低,颤抖着说了半句话,还没说完,随之便是漫长的“嘟”声,似乎被掐断了线。

“救我,我在姜戈咖啡馆……”

我愣住了。姜戈咖啡馆在喵城内极为有名,报社曾提议去采访它。没想到的是,姜戈咖啡馆的电话先来了,却以这种形式。

老板姜戈曾是十八线网红,一年前,他转行开了喵城第一所人类爱好者咖啡馆,店里汇集各品种的人类:苏格兰人、埃及人、波斯人、挪威人、美国人、中华土人……店内精选上等猫罐头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猫零食。一时之间,城内的中产猫都涌去了那里,生意好得不要不要的。

媒体大肆报道,十八线网红转型成功,姜戈因提倡“猫人和谐”,成为人类保护协会代言人。

“在这个猫强人弱的世界,姜戈咖啡馆是人类的安居之所,人类在这里自由生长,无拘无束。”至少,宣传语是这么说的。更重要的是,看着可爱的人,加班猫可以获得心灵的慰藉,更好地面对猫生。

可真相是怎样的呢?

我必须找到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

推开姜戈咖啡馆那扇薄荷绿色的大门,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姜戈——他正低着头,算着帐。听到门声,他扶了一下眼镜,缓缓地抬起头来。

“不好意思,我们只接待猫咪。”

“来应征的?看你身材还可以,也没有狐臭,就是成色差了点。包吃包住,没有工资,干不干?”

“上班吧。以后那张垫子就是你的床位了。”

“明天开始接客。”

我分到一张粉红色的垫子,姜戈说这可以提升我的萌系指数。

这不像一张普通的垫子,垫子上有几个按钮:洗漱、沐浴、休息、喂食。不过想按下这些键,你必须是一只猫,它得验证掌纹。我瞄了瞄躺在旁边的十来个人,他们看起来不错——衣服妥帖,毛发干净,躺在垫子上呼呼大睡,看起来相当安逸。

姜戈让我乖乖地躺在垫子上,他按了一个键,我瞬间陷入昏睡……

第二天,咖啡馆还没营业,门外已经有猫在排队。

有着金黄色卷毛的卷卷,应该是个欧洲人。有点高冷,对客人爱理不理,总爱坐在窗前45度仰望天空。一只猫走了过去,用手里的狗尾巴草逗他的鼻子。他不耐烦,想抓住那条烦人的狗尾巴草,然而斗不过猫,只好甩头走掉。

另外一个大叔猫走过来,开着闪光灯对着卷卷一通拍。卷卷捂住眼睛,他只想好好睡觉。

胆小的小哀很怕猫,一直想躲起来。他双眉下垂,一脸丧相,正是最近最流行的style。姜戈提起他的衣领,将他领到客人面前。一个美眉猫挖了一勺猫罐头,想喂他吃。小哀吓得叫起来。

姜戈瞥见我在角落,一把拎起我,向客人说道:“这是昨天来的小汪子,很乖的噢,随便摸!”客人一脸雀跃,霎时间十多只爪子向我伸过来,将我全身上下撸了一遍。

下午客人越来越多。小哀吓得躲到“人爬架”里。

人不够用了。“还有人吗?”姜戈对店员说道。

店员点了点头,走到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在锁住的房间前停下,小心翼翼地开了门,从门缝把自己塞进去。几分钟之后,领了几只人出来,然后又迅速地锁好门。

我偷偷看着其中一只。他长着黑色的毛发,眼神凌厉。店员和客人唤他作小黑,似乎颇受欢迎。但他不爱理客人,只是东张西望,看着店里的门窗。店员看他看得特别紧,生怕他跑掉似的。晚上,店员又把小黑抱进了房间,我没找到搭讪的机会。

我问卷卷,那个房间是干什么的?

“那里是‘小房间’,最好别犯事。”卷卷说道。

我觉得那个小房间里,有我想知道的一切。

直觉告诉我,打电话给我的人可能就是小黑。好几次我装模作样地散步到小房间前,却被店员捉了回来。我甚至去桌底下打滚,把自己弄得很脏,又或者故意把餐盘打烂,想着这样或许会被扔到小房间,然而姜戈却视若无睹。

每个星期,都会有一部分人被送进小房间,又会有别的人从小房间里出来,他们大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我们无需进食,亦无需洗澡。晚上躺在垫子上,按两个键,就能有饱腹感。每天晚上我都昏睡过去,连一个梦都没有遇见过。我的记忆好像在慢慢地丢失,但我却一直记得,在那个小房间,有我想知道的一切。

就这样过了三个星期,我一直没找到溜进小房间的机会,直到大年三十。

猫们都准备回家过年,因此一批又一批的人被带过来寄养。姜戈签单子签得不亦乐乎,向客人承诺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张垫子,但他根本没算过这里到底能容纳多少个人。

晚上,店里人满为患,我们面面相觑。姜戈关上了薄荷绿色的门,对店员说道:“带他们进去吧。”

小哀吓得躲了起来。店员一把抓起几个人,往小房间走去。我悄然尾随,身后人群骚动,有些人企图破窗而出。姜戈喝骂着、追着、抓着。

店员扭开小房间的门,气温低得惊人。我瞥见房间里是一排又一排的胶囊。店员打开其中一个胶囊,将几个人一把扔到里面,在他们想要挣扎起身的那会儿,店员“嘭”一声关上门,按了个键,他们立刻进入深度睡眠。

我蜷缩身体,躲到门背后。店员抓了一批又一批人进来,包括小哀。他们都被塞到胶囊里,然后陷入昏睡。店员和姜戈巡视了一圈,唯独没有发现躲在小房间门后的我。

房间外传来姜戈的声音:“终于搞掂,新年快乐!”店员们也回了一句新年快乐。随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确定已经无人,我才缓缓迈向那些胶囊。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躺了多少个人,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全部都躺在胶囊里面,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胶囊右下角写着“人类充电机”,透明标签写着使用说明:“只需要将人类放进其中,就可大幅度提高颜值、饱腹值、干净值、睡眠值。一定程度损耗身体机能,须间隔使用。”

我看到了小黑。我把他从胶囊里拉出来,等他慢慢苏醒。

“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吗?”我问道。

“我不记得了。”小黑说。

回到现实,这些是最极端的案例:

2013年,深圳的一家猫咖啡馆将寄养的猫咪锁在厕所内,猫砂遍地、环境恶劣,有的猫暴瘦几斤,有的猫遍体鳞伤。而咖啡馆没有卫生许可证及相关的动物检疫场所证明。

2016年,多伦多的一家猫咪咖啡馆被曝光虐猫行为。员工称,老板根本不关心这些猫的死活,一直忘记喂食喂水,也没有定期检查它们的身体。

确实有些猫咖啡馆,是真心为猫着想,无微不至地照顾它们。然而市面上众多猫咖啡馆,猫只是一个噱头,一个赚钱的工具。而来撸猫的人,也未必真的是爱猫之人。

爱猫的人,才不会喂猫吃巧克力。

下面就来公布上期晒猫活动的获奖喵们!

上周的晒猫主题是:吸猫姿势。

恭喜前三名得主~

奖品是一人一袋姜戈同款猫粮!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陪喵星人一起变老

别妄想共享猫咪了,你们人类只配共享猫屎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