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小孩抢一个玩具,大人应该怎么做?以色列幼教博士告诉你...

去年九月,我开始在以色列的大学上幼教课程,课程内容是“出生至3岁幼儿的身心发展与教导方式”。这是在职班,学生都在“托婴中心”与托儿所上班。

在上了一学期的理论课后,我们开始讨论现场实作上的种种困难。无庸置疑的,不管是在那个年纪阶段,小孩吵架跟起冲突,都是老师最烦恼的时刻。

上了年纪,从幼儿园实作到念完博士,之后又继续在众多幼儿园做幼师职训的教授,在课堂上问我们:“你们看到两个两岁左右的小孩在抢一样玩具,你们会怎么做?”

A. 责备没有哭的那一个,把玩具给正在哭的(看起来是没哭的那个错,虽然我们做大人的也不是很清楚)

B.(如果事前有看到)责备抢玩具的那一个,把玩具拿给被抢的那个

C. 从两个小孩手上拿走玩具,放到别的地方,大家都没办法玩

D. 要两个小孩不要吵,自行处理

E. 其他⋯

教授慢吞吞的道出平常幼师在幼稚园处理小孩冲突的几种方式,询问我们这样的处理方式好或不好。询问前,她先自己下了评论:“我每次去幼儿园,看到园中较高的地方放了一些看起来很热门的玩具,或是看到整天课表中小孩的自由时间很少,就可以知道这家幼儿园的老师们功力不怎么样!”

教授的这句话马上触怒了一堆学生,大家七嘴八舌的解释教育现场的困难,再说,上述的做法到底哪里有错?

“A到C的选项,是大人直接介入、直接判断、直接给答案。大人直接决定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妳们是去幼稚园做老师,还是去幼稚园做法官?”教授仍然温柔的说。

“D选项比较像是,小孩来告诉妳不知道要如何做分数除法,妳就直接要他自己想办法,也不给个方向或逻辑,还觉得自己是自由教学,好像小孩自己摸索就会了。”

教授接着要我们思考,看到小孩起冲突的状况,我们该如何介入?除了由大人来“裁决”对错或提出解决办法,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

“如果小孩是打人或咬人呢?”一个学生问。这种状况在两岁多小孩的身上太常见了。

“那不一样,第一步自然是要制止肢体暴力,阻止小孩打人或咬人,需要时要把两个小孩分开,让他们冷静下来。”教授说“然后告诉两个小孩,在幼稚园不准打人。告诉打人的小孩,老师不准他打人,就像老师也不准别人打他一样。第一时间,要同时给两个小孩安全感!” 好,如果老师不能做法官,那到底要怎么教小孩面对冲突?

一、 不要在看到小孩冲突的第一眼,就决定谁对谁错:很多时候大人看到的那一刹那并不是所有的故事。一个打人的小孩可能是因为之前被打的小孩捉弄他或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一个痛哭的小孩可能是因为抢不到玩具而哭,而不是玩具被拿走…太早下判断只会变成另一种伤害。

二、 保护小孩,阻止肢体暴力:如果冲突场合已经严重成咬人或打人的状况。第一步自然是分离两个小孩。如果小孩是在抢同一个玩具,老师可以先把玩具拿在手里,一样先清楚的告知小孩肢体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老师保护每一个被肢体侵犯的小孩。

三、 询问经过:如果小孩会说话,这个过程就不能省略。而且要让两个小孩都可以从他们的立场来说话。小孩年纪愈小,描述过程的能力愈差,时间点也通常记不清楚。老师的角色不只是从这个角色瞭解谁对谁错(很多时候不见得有对错),最重要的是给小孩开口说明自己,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立场有“被听见”。

四、 用“那我们现在可以怎么做?那现在要怎么办?”取代“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还不把玩具还给小美?”…等等指责性跟命令性的句子。把问题丢回给小孩,解释对方的情绪给另一个小孩听,让小孩自行思索。例如说:“小杰很想玩你手上的玩具,所以才来抢你的玩具。我已经告诉他不可以用抢的,就像我也不允许你去抢小杰的玩具一样。他现在还是很难过,很想玩这个玩具,我们可以怎么做?”在课堂上听到这一点时,同学都呼叫说不可能,小孩还那么小,那里有什么能力解决问题?教授只是轻轻的告诉大家,回幼稚园做实验了之后再说。

五、 提供不同的取代方案。如果小孩年纪非常小,还不大会说话,老师可以试着提供不同的取代方案,例如:“除了小美之外,地方也有很多玩具,你要不要去选一个?”、“小美现在还在玩,你可以去玩别的,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可以等小美玩完吗?”、“小美,他真的很想要妳手上的玩具,妳愿意让给他吗?”老师的角色,是陪着小孩一起想出一个两方都可以接受的方式。

在一个十分重视秩序与顺序的教育环境,小孩常常会被教育成:“只要我听话又很有礼貌的请求,再加上一点耐性,我最后一定就可以得到我要的。”

这样的“一定就可以得到我要的”的心态,偶尔会变成一种娇纵的心情。当无论如何请求对方都说“不”时,不只无法接受对方的拒绝,还会觉得不公平,并且怪罪对方。

所以只有大人陪着小孩一起面对冲突,自己(或与对方一起)思考解决办法,孩子才能逐渐学会如何捍卫自己的意见、尊重别人的选择、面对不同意见并解决歧异。

“你们总是帮小孩排解纠纷、裁定每次冲突的是非,这就像是不给小孩自己吃饭,硬是要喂他一样。不只是某种大人施与小孩的暴力,而且也剥夺小孩学习与成长的机会啊!”在这堂课的结语时,教授这么说。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