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淡如:孩子,请你别当资优生

亲爱的孩子:

我们该上些什么课程呢?妳三岁时,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我不太相信什么起跑点一定要跑得比人家快的话。人生是一条漫长的路,不只是马拉松,还是障碍赛。太早跑的话,很容易累。

我曾经带妳试上一些“别的妈妈说孩子一定会变聪明的幼儿课程”,只是希望妳有一些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交朋友这件事对一个幼儿来说,也是强迫不得的。三岁以前,孩子多半在“我行我素”的阶段,就算可以跟朋友玩在一起,也是默默各自为政。一位儿童心理学博士曾笑说,很多妈妈在三岁前担心孩子孤僻,是多此一忧,人类对朋友有感觉的时间本来就没那么早。所谓朋友道义,更是青少年时代的产物。

说实在的,或许现在受教育没那么难吧,我看到的不少幼教师资,有的口齿不清,有的写的字比小学生难看(希望只是特例)──我还遇到一个麻烦,就是很多人都会说,他看我的书长大,所以当我在旁边陪妳时,老师也很紧张。

我放弃了那些我觉得挺可笑的幼儿脑力开发课程。

***

不久前,有个大陆的孩子在自己的网志上发表了文章,说他其实想要休学,这辈子只想和心爱的女孩过日子。他说他没有远大理想,因为历史上很多的家破人亡都是有远大理想的人造成的。他说,每天都在上课,写作业,排名次,实在没有意义。

他是个资优生,跳级生,十岁就跳了很多级念中学一年级,什么比赛都获奖过,是大家眼中的天才儿童。

真是个早熟的孩子。他说的话也引起很多人的讨论。我只想帮他多加几个字:历史上很多的家破人亡都是有远大“政治”理想“却没有同情心”的人造成的。

我也很同情他。我一向不主张大人鼓励小孩跳级,以证明自己的孩子比同龄孩子优秀。跳这么多级,他一定没有什么朋友。同学们都比他大,大家在谈恋爱的时候,他只能当小信差。大家在青春期,他却还在儿童期。

很多成长是不能因为成绩优秀就跳级的。就算有从小长大的朋友,也一定很难再和早熟的他沟通了。

我好怕一个孩子,永远表现得很优秀,受人赞美,却没有办法度过一个心情郁闷阴雨的清晨,或一个在酒精渲染下低潮的午夜。

***

最近,我毕业的高中正在办“毕业三十年重聚大会”。除了刚考上大学时,我们办过一次同学会之外,三十年来全班没有重聚过。我笑说,那是因为班上完全没有男生的缘故,异性相吸,同性嘛,都各奔前程,不再回首。

一出社会,大家都忙,没有人登高一呼,就没有碰面的动力。大家都三十年不见了。我找到了以前和我很要好同学们。我有好多感触。

有些人以前很内向,现在是善于公关的女强人;有些人以前非常优秀杰出,但大学毕业后就心甘情愿走入家庭当主妇,她们的孩子比妳大上二十岁;有些人在美国,自嘲要靠台湾的连续剧才能打发好山好水好无聊的日子;有些人因为孩子有一些天生的问题,变成家中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有些人本是运动健将,后来身体却出现极大的问题;有些人本来看似爱情绝缘体,却领先大家生了好几个孩子。有人还没结婚,有人老早离婚。有人还在找工作,有人快退休了。

我的同学们都是联考菁英,我很庆幸与她们同窗,她们让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次月考,只要稍不准备,我就可以因为几分之差,从前几名掉到后几名,她们让我明白,努力是可以看得到绩效的。

她们大部分的人,都很认真在生活。

我感谢这所学校,虽然当时升学压力确实不小,但我的同学们影响我,让我立志变成一个有用的人,对自己有期许。虽然如此,我还是要说,一个人有没有成就,实在和他念的学校无关。我身边那些最功成名就的朋友,大部分都不是来自名校,求学过程都很坎坷。或许这些坎坷,养成了他们的韧性,他们知道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让别人瞧得起。

我们的教育一直在广开升学之门,变相鼓吹,学历愈高愈好。

最近在推十二年国教,我身边有好多父母,拚了命买明星高中旁边的房子。他们希望孩子免试念建中、北一女或师大附中,完成他们年少时无法实现的梦。我告诉朋友,你会套牢的。因为如果大家都可以免试念这些明星高中的话,那么它就不是明星高中了。

我从小幸运的考上明星高中,明星大学,我知道,优秀的是同学们彼此间的互动教育,他们不是因为明星高中的明星老师才变聪明的。和同学间的互相学习,永远比老师在课堂上的谆谆教诲影响深远。如果大家买得起房子就可以念,明星的光环只会毁灭。反而是某些私立高中,可以采取菁英募集政策。

很多人念了博士,你问他专长为何,他还说不出来自己会什么,更别提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具体贡献。所以产生了不少拿了博士文凭却找不到工作,还希望政府补助的博士。严长寿先生在某一场演讲中说得好,就让那些没有用的博士去开计程车吧。他们没有任何条件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高级。

一直在学校里当资优生其实是不好的。他们误以为,只要书读得好,考试考得好,天下就无难事。一路没有社会经验,念到博士,自以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也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只会做表面文章,不懂实务,他们的理想经不起现实考验,只变成所谓的“蛋头学者”。难怪古代就有人讽刺的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啊。书生不是没用,而是不能不知民间疾苦。

妳要分得清楚,理想与现实。我不希望妳变成资优生,不希望妳念博士。我希望妳有梦想,并且有同情心。跟自己比,不要跟别人比。

孩子没有必要成为父母拿来自夸的工具。

教得好还是签抽得好

亲爱的孩子:

有些妈妈很相信,如果她们很严格,不懈怠,她们的孩子就可以上台大和哈佛。

当她们发现,我没有那么急着要提升妳的智力,只想带妳亲近大自然,当一只小放山鸡时,我常被质疑。有些问题很有趣,它们必然来自一个假设“这样才是对的”的头脑。比如:“妳那么忙,应该没有时间看幼教的书吧?”这个假设是“孩子一定要照幼教专家的书养,才会很聪明。”

哈哈,我看过几百本幼教的书,但并不是专为妳看的。主持广播十年来,上过我节目的幼教书作者不知有多少。有的主张当虎妈,有的主张民主自由。如果你想照书养,恐怕会莫衷一是。

话说我妈是个小学老师。她那个年代主张勤管严教(说句老实话,实在很像斯巴达教育),主张大人一定是对的,小孩子绝对不可以顶嘴或有个人意见,不然就会换得一顿打。(年纪够大的人也会记得,那个年代并不主张喂母乳,所以很多母亲没有哺喂过自己的孩子。奶粉厂商洗脑洗得很成功吧。)

勤管严教、不准顶嘴有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某些在幼年应该很自然流露的亲子关系,渐渐的疏远了。为了避免麻烦,我渐渐学得,回家要报喜不报忧,考不好的考卷要藏起来,说点谎才不会挨揍。弟弟不乖打姐姐出气的影响,也造成我这个倒楣的姐姐曾将顽皮的弟弟视为眼中钉,而弟弟把跋扈的姐姐视为头上一片乌云。

虽然我们现在一家和睦,但我们都必须承认,某些亲密关系错过了时间培养,就很难弥补。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期,我从未告知过家人,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很独立,很坚强,这是正面影响。但那么多年来,家庭对我来说,始终只是责任所在,未曾让我想到就觉温暖开怀。

我记得,在我出社会好几年后,我妈去参加一个教师讲习。回家后她发表感想说:“哇,现在的理论跟以前不同,以前我们学的是棒下出孝子,现在专家却要我们鼓励孩子自由发展,奇怪,难道以前学的都是错的吗?”

我听了当下有如五雷轰顶:我吃了这么些苦头,原来是专家害的。专家说改就改,这么轻松?谁来赔我们啊?

看过几百本有关教育的书,我最怕一种父母,自己教了几个书读得好的孩子,就坚持:你若照我这么养,他一定会上哈佛、台大。上了哈佛、台大,个性就一定健全,一生就会快乐吗?就保证一定有益社会,一定出人头地吗?如果一个孩子上了哈佛,却无法给父母一个发自爱的拥抱,那么,我们的教养不过是一种摧残。

这些辛苦作育英才且志得意满的父母必须扪心自问,孩子优秀,是因为他们教得好,还是基本上他们本来就抽到一支好签?教养只是一种辅助。书读得好,跟基因、性向,不能说没有关联。

妳是个很棒的孩子,从来不用乱哭乱闹来威胁大人,连病痛时都未曾耍过脾气。我深深明白,大部分不是我的功劳,而是我抽到一支好签,我没有能力把妳教得这么好。我最喜欢的,是每一次我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时,妳冲过来,笑咯咯的给我一个拥抱。

婚礼后的狂想 

亲爱的孩子:

我一向不喜欢参加婚礼,因为我是个怕繁文缛节的人。现在的婚礼,新娘和女宾都要浓妆艳抹,新娘当一日公主,而女宾大多得穿得俗丽面对镜头。同一桌子的客人大都不认识,菜上得晚也就算了,总为了加点色香味,就拚了命的添油加醋。最可怕的是来宾致词,有些重要来宾,真搞不清楚是谁结婚,只想来宣传自己,说的话像切不断的塑胶面条。

明星或大人物的婚礼就更累人了,还要走红毯,面对SNG车,万一穿得马虎,还要被品头论足。

所以为了交情,不得不参加时,我也总在送完红包后就离开。

所有婚礼中最值得看的“单元”只有一个,就是爸爸带着女儿走红毯,把女儿交给女婿的那一小段路。有些父亲平素的严肃脸庞,如同钢铁一般,在这一小段时间,不管再怎么想要绷住情绪,总会忍不住真情流露。

最近参加了一场感人的婚礼。一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嫁女儿,他牵着女儿的手,发了半晌的呆,彷佛迟疑着是不是真要交到女婿的手上。末了轮他致词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深深的鞠了个躬,彷佛用尽生命中所有的虔诚说:“请好好,好好照顾我的女儿。”

那一刻,全场喧哗的宾客都无声了。我的眼眶忽然红了,好久好久才忍住自己想哭的念头。

人家嫁女儿是喜事,关我什么事啊?

亲爱的孩子,因为有妳的缘故,我更怕参加婚礼了。这是我身为母亲之后才有的软弱。妳才两岁多,我竟然会想到,有一天,如果我要嫁女儿,天啊,我该怎么办?一般婚礼中,养女儿养得最辛苦的母亲,反而都是沉默的。她们沉默的送走女儿,不敢在婆家面前展现任何主见,只希望女儿能够被好好的接纳,平顺平凡的获得幸福。老一辈的母亲,还会在女儿出嫁前故意板起脸来说:“妳嫁到人家家里,生是他们家人,死是他们家鬼,一定要听话,要顺着先生,要忍耐,婚姻才能长久。”

啊,还好那个嫁出去的女儿像泼出去的水的年代已经过了。现在,女人都可以选总统了。虽然,等到妳嫁人的那一天,我年纪应该很大。人生无常,能不能等到妳当新娘的那天,我不知道。

话说,不久前我到医院去探望一位长辈。那位姨婆年约七十,她说:“如果哪一天走了,我最大的遗憾是没看到我孙子娶媳妇。”她甚至还要求孙子赶快娶女朋友,让她抱曾孙呢。她最大的孙子才念大学。

女人的一生愿望,常是愿家族生生不息。愿望无穷,盼完儿子盼孙子,盼完孙子盼曾孙,盼完曾孙盼玄孙。不过,我是个想法比较奇怪的妈妈,说真的,看女儿当新娘,并不算是我的期望。有,很好;没有,如果是妳决定的,那也很好。不要因为想要完成任何人的期望而结婚。

我们这一代老早就明白,婚姻从来不是一纸保证书,也不再是一张饭票,更不会是一把彻底安全的保护伞。往好处来看,婚姻破裂也不会再摧毁我们的一切。

虽然我现在提醒妳太早,但如果有一天,妳想结婚,那么,请千万找一个妳爱的人,也有意愿让妳活得心情愉快的人。

妈妈可能会想对他说,听着,我用命换来她,我不是生她来服务你的;她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如果你要娶她,一定要好好对她,不准大呼小叫,也不可以阻挡她,要支持她追求她的梦想。如果女儿教得不好,那来找我吧,算我的错,你无论如何要对她好。

亲爱的孩子,妳才两岁啊。我想太多了,对不对?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