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解放自我遭祖国驱逐,结束九年婚姻远走他乡,是“光头”却被评为最性感的女人!

日前,《神鬼奇航5》热映,片中,引人注目的不仅是一直帅气的杰克船长,还有一位充满神秘感的光头女巫。

虽然这女巫妆容怪异,出场时间少,台词也不多,但已有人看出她的不凡气质。

很多人纷纷在网上询问这美女是谁,还有人直呼光头女巫戏份太少,看不过瘾。

这位光头女巫的扮演者,就是来自伊朗的女演员格什菲·法拉哈尼。

人们为她的美貌惊艳时,却不知她因展现自己的美丽,而被自己的祖国驱逐出境。

1983年,格什菲出生在伊朗德黑兰。

她的父亲和姐姐都是演员,而她从小学习音乐,后来还进入德黑兰的音乐学校学习。

▼(从左至右)格什菲、她的爸爸、她的姐姐

14岁时,她出演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梨树》,并凭着自己出色的演技,拿下了伊朗Fajr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

▼《梨树》剧照

随后的数年,格什菲先后参演了十多部电影,成为了伊朗家喻户晓的女明星。

俗话说的好,美人在骨不在皮。

一个只拥有一张好皮囊的美人,会因为青春的流逝而被人遗忘,但一个有性格、有思想的美人,永远都是地球上的瑰宝。

格什菲的美就是在骨头里的。

在伊朗这个保守的伊斯兰教国家里,她就是一股清流。

16岁那年,格什菲将自己的头发剃光,在家扮作男孩,只为上街不戴头纱。

她骨子里的那股叛逆在那时就已显现出来,这股劲儿让她敢于蔑视权威给女人设下的条条框框,活出真正的自我。

但她大胆的举动,让她的父母为她捏了把汗。

他们担心她被人发现,被定罪。

毕竟,伊朗的法律不允许女人不穿头纱上街。

不过他们管不了格什菲,她依然我行我素。

20岁那年,格什菲和制片人阿米恩·马大维结婚,这大概是她此生做的,最循规蹈矩的一件事。

▼格什菲和阿米恩

格什菲在电影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国际影坛上也开始小有名气。

但由于当局严格的审查制度,她出演的电影很少能在国内放映。

2008年,格什菲受邀与李奥纳多共同出演好莱坞大片《谎言对决》,这对她来说是个打响国际名气的好机会。

格什菲欣然应约。

▼《谎言对决》剧照

但没想到,她这一演就闯了祸。

电影上映后的某天,格什菲准备出国,却遭到当局通告:她被列入禁止出国人员名单,理由是她违反国家规定,没有在影片中全程佩戴头巾面纱。

在我们听来,这规定绝对是匪夷所思,但伊朗政府真的这么做了。

作为惩罚,他们还不准格什菲接拍其他的影片,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

格什菲动用各方关系周旋,最终才获得自由,离开伊朗。

但她这一去,就再也没回过国。

格什菲离开祖国后,一直在法国发展,而她的成绩也越发显赫。

光是2008年一年,她就获得四项大奖提名,并获得其中两项大奖,充分证明了自己在演艺界的成就。

2008年的那场遭遇给她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出国期间,格什菲也曾受到伊朗总统的回国邀请,但她说“我已无法再相信他们。”

她不过是希望成为一名自由的女性,能够像男人一样大大方方地生活在阳光底下,她的祖国却将她视为敌人。

事情并没有结束。

2012年,她再度遭到伊朗舆论的指责。

原因是她一个短片里半裸入镜。

这个短片是为法国杂志《费加洛夫人》所拍,在这个影片里,格什菲和其他演员一样,褪下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一边乳房。

短片的主题是“身体与灵魂”,意在引导人们正视两者间的关系,是一种艺术的表现。

格什菲身为一个伊朗人,能冲破自己的文化偏见接受这样的拍摄,很不容易。

但也正因她是个伊朗人,她遭到了许多攻击。

很多思想传统的伊朗人认为,格什菲根本就没有把伊朗的宗教传统放在眼里,这让他们非常愤怒。

格什菲的Facebook被人攻陷了,各种来自祖国的谩駡充斥了她的主页,有激进者甚至说要“割下她的乳房,献给她的父亲。”

格什菲不为所动,过不久又给某法国杂志拍了一组写真,这回是全裸。

她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伊朗当局。

她被禁止回国,伊朗政府对她说:“我们的国家不需要任何女演员!”

为此,格什菲结束了和丈夫9年的婚姻,也没法再和生活在伊朗的父母常常见面了。

从某种方面来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但她得到的回报也显而易见,她能够自由地展现自己的美丽,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惩罚。

她失去了祖国对她的爱,却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她的勇敢深深感染着伊朗国内的女性,很多人都对她表现出敬佩。

2013年,格什菲被评为全球最美100人中的第75位。

2015年,她被评为全球最美100人中的第5位。

她独特的波斯之美和出色的演技,让她能hold住各种角色,她先后扮演过印度人、阿富汗人、伊朗人、欧洲人、美国人。

而她认为,这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让她能面向多元的文化,她对此非常感激。

▼《梅子鸡之味》中的欧洲人

▼《派特森》中的美国人

▼《忍石》中的阿富汗人(右边为格什菲)

 

后来,格什菲在采访中说道:“被祖国放逐在外,是件非常痛苦的事,这种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个孩子,你永远不可能从这种痛苦中走出来。不过,就算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也依然颇有收获。”

她将对祖国和亲人的思念转化为动力,继续在影坛活跃着。

如今,在各大电影节上,我们仍然能看见格什菲美丽的身影。

除了电影,格什菲也没有抛弃自己的老本行音乐。

闲暇时候,她也作些曲,在社交网路上上传自己演奏乐器的影片。

▼格什菲演奏伊朗传统乐器手鼓

她的生活并不单调,而是充满了趣味。

离开伊朗,她的生活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伊朗大街上不允许女人骑摩托车,如今她可以骑个过瘾

▼她不需要时时刻刻像个女孩子,偶尔也能成为一个女神经

有人评价格什菲:“在伊朗这个真相被掩盖的国家,格什菲是个难得有一腔赤诚的美人。”

真正的美人,像格什菲一样,是英雄般的存在。

她的美不是空有其表,而极具自己的个性。

她敢于突破常规,活出真正的自我,从不害怕受伤害。

因为她知道,自由要靠双手去争取,而斗争中难免有伤害。

她的勇往直前不仅使她变得更美,也能激励无数追随在她身后的人们。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ptt01.cc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