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互相扶持,22年异地生活,1000多封情书,这段执子之手的婚姻让无数人流泪!

归有光说:“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木心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血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那时的爱情,似乎才是“执子之手,与子到老”。

这位95岁的老头儿,常坐在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口的台阶上发呆,当路人问起:“你怎么又往这坐了?”他便不好意思的说:“我想美棠了。”

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老伴的遗照

美棠便是他去世多年的妻子,为了养活一大家子,5个子女,扛水泥,做泥活……

即使爱人不在,他就这样痴情了一辈子。

他叫饶平如,87岁的时候妻子逝世,他倍感聊赖、孤寂,于是就开始学画。

三年时间,18本绘本,都是和妻子的回忆。

饶平如,出生富裕之家,年少就考入黄埔军校,打过硬战,也算是经历过九死一生。

他与美棠的初识,是在1946年的一个夏天,他请假归家拜访亲戚,抬头时,看到窗前有个女孩子,正对着镜子抹红妆。

那一眼便钟情了,那年他24岁,她22岁。那张青涩粉黛的脸庞,便是他有生最美得记忆,但这一眼却误终生。

年轻时候的他们

那时候的爱恋,含蓄内敛,藏于心,更隐于形,拉拉手都会脸红,袒露的“我爱你”从不会说,绕平如,只能以歌来表达自己的爱:“我爱你”。

郎情妾意,门当户对,两人幸福的走进婚姻的殿堂,过着甜腻的小日子,可在那个战场年代,事态动荡,生计变得艰难。

从小衣食无忧的饶如平,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可为了妻子美棠,他干过各色行业,卖过干辣椒,开过面馆,只可惜并没有赚到钱。

两人住的房屋极其简朴,四面都是冷风吹入,雨天还会漏雨,可谓凄惨。但是只有彼此在一起,便是最美得幸福。

清贫的日子,他们过出了诗意,赏月数星星,这大概就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美棠喜欢唱歌还有那天生的好歌喉,没事就爱吊吊嗓子,饶平如没有钱给她买音乐机械,就用纸张卷起来当做话筒,还会在一旁为他“伴奏”,这便是他俩的乐趣。

然而幸福却是短暂的,因为家境关系,1957饶平如被带去了安徽劳作改造,从此便和美棠分隔两地。

那时,有很多人劝美棠和他划清界限,但她依旧坚定地要一直站在他身旁。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饶平如走后,一家子的重担自然是压在毛美棠身上,为了养活孩子们,咬着牙也要挺过去,大冬天给别人洗衣服挣钱,跑到厂里当搬运工,扛着那15公斤的水泥,一包又一包,来来回回险折了腰。

日子实在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只好变卖自己的嫁妆,就连女儿满岁带的金镯子,她只能忍痛摘下当掉,只为把那艰辛的岁月度过去。

这是最后一次为女儿带镯子

美棠日日都在盼着丈夫归来,得知丈夫在外地生病水肿,她就拼命的洗衣服,扛水泥,只为能赚够钱能为他买瓶鱼肝油。

那时候的爱情,简单又长情,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饶如平这一走就是22个年头,两人只能靠着书信来保持联系,信中都是一些琐碎的闲话家常。

不料,这一写便有1000多封,字里行间都是爱护关心,想美棠了,他就把信拿出来看看,读到情处更是泪眼模糊。

这一等就是22年,直到57岁,他才被调回上海,一家人终于团聚,可这时的美棠,已是斑斑白发,身体佝偻的老太太。

回来后,饶平如又重新回到出版社当编辑,又成了一家的顶梁柱,这一次两人再也不要分离,形影不离,一起做着生活中每一件琐事,一起买菜、散步、剥毛豆……

拌嘴的日常,也尽显温暖

美棠嫌饶平如烧菜盐放太多或酱油太少,可他从来都是笑笑不语,外人问起便说这样不是很没面子,他却说道:“她跟我苦了一辈子,爱要是讲面子,她早离开我了。”

可是美好的日子却并不长久,美棠被查出糖尿病,他便辞掉工作,全心照料她,细心地打点着她的一切。

美棠的生活起居他全包了,洗漱、吃饭、端尿盆、倒腹水,她的每一项日常都记得清清楚楚,四次腹部透析、打胰岛素……他都一一记录下来。

可能是病情的缘故,美棠的记性变得越来越差,有一次想吃马蹄糕,饶平如就顶着严寒骑行一个多小时,为她买马蹄糕,可她又不记得自己想吃。

看到妻子的情况并不乐观,饶平如每每想到就心痛不已,美棠当然也能感受到,每次一睁开眼,还没看清楚眼前的人就开口说:“你要好好照顾你爸爸啊!”

2008年,流完最后一滴泪,美棠离开了,他趴在她的床边恸声大哭,并剪下她的一缕头发包,在手帕里,随身携带着。

“你是我这一生等了半世未拆的礼物”

美棠走后,他将美棠的骨灰放在自己的床前,这样便日日能相伴。

他还时常跟孙子讲他和美棠的趣事,为了将这些美好的记忆封存,他开始临摹丰子恺的画,带着老花镜,一笔一画认真小心的作画,有时候画着想到往日的回忆便会泪流满面。

他和美棠的每一刻,都被他小心翼翼地记录下来。

和美棠的一次小争吵

美棠第一次动手做肉圆子

年轻时候最喜欢的公园约会

一家人幸福满足和乐融融,虽然美棠已不在,但是在饶平如的心里美棠一直都在。

年过九旬,他又开始学吹口风琴,清晰的记得美棠最爱的歌《送别》、《但愿人长久》…只是物是人非,唱歌的人不在身边。

这便是饶平如和美棠的故事,是世间最动人的爱,也是最难得的爱!

平凡却又动人,这便是所谓的相守一世,爱就是最伟大的力量。

后来孙女将这些画发在了网上,很多网友看见了都深深地被这些故事感动。

随后这些手稿出版成了18本画册,老爷子亲自写了腰封:“我讲的话每句都是真的,每个故事都是真的,关于过去,那些画面都在我的脑海中。”

也就是这些毫无技巧、画功可言的毛笔画,竟让柴静上门求采访。

两人的对话在央视上一经播出,就获得了几十万人的关注。

而老爷子自学画的手稿,出版成了一本本画册,豆瓣评分高达9.0分,还被评为 “中国最美的书”。

姚晨则在微博感叹:“爱是永不止息。”

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难道感情还没有被磨平,磨淡吗?饶平如突然激动了起来:“磨平?怎么能磨的平呢?爱,它是永远的事情。”

柴静特别惊讶:“大家都说贫穷夫妻百事哀,为什么你还觉得有诗意?”

“因为我有美棠啊。”

在画册的最后一页,彩霞漫天,二人携手,如神仙眷侣般走向远方村落,回到年青时的美梦里。

爱的保质期是多久?

有人迅速闪婚闪离,不过一年。

有人在生活中激情褪去,七年之痒。

有人却相伴一生,从青丝到华发。

认真诚恳,一生只爱一个人。

柴静专访饶平如老人

爱或许这世间,最不能让人忘怀的情愫,美好又暖心。

爱不是口中的“一万年”而是永相随的一生一世,今生今世。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ptt01.cc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