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手机、没电脑地让你过上与世隔绝的5天,你能熬得过吗?这五个人的反应令人反思!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有人把你关在一个不到3坪的狭小房间中,房间里只有一个马桶和床,每天会有人送水送饭,房间里没有任何娱乐设施,除了吃饭睡觉,就只能发呆...

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盏一直亮着的灯,所以无法感知到时间的变化...

你要在里面待一个月,如果出来的时候大脑还清醒,那么你会获得1000万。

如果难忍寂寞中途退出,则什么都得不到...

不少网友都评论说,有1000万什么做不出来,让我去,保证一个月后生龙活虎出来数钱,但也有很多人表示,没有手机电脑,一个人待着根本不可能。

那么,一个人在完全没有社交的密闭空间中,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心理和生理反应,他们又能坚持多久?

英国Channel 5电视台,在8月28日播出了这么一部片子《In Solitary》,讲的,就是在密闭空间里独处的实验。

这次实验,拍摄的地点是在贝尔法斯特一个废弃的仓库中。

拍摄组搬来四个货柜屋,用来模拟密闭空间。

里面长这样:窗,椅子,床,洗手台,厕所...等满足生活基本需求的设施这里都有,条件比起开头的那张图片,可以说是好了不少。

然后,他们从海量的报名名单中,抽出了3名性格背景截然不同的志愿者,来参加这次的实验。

这三名志愿者,要住进各自的货柜屋里。

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任何可以与外界通讯的方式。

但比起文章开头那个图片人性化的是,他们每个人,可以带3样私人物品,然后在货柜屋中,度过5天5夜的时间。

在这5天时间里,他们的一举一动,会被安放在房间里的两个摄影机拍摄下来,由心理学博士Dr. Pauline女士负责监督分析。

一旦她认为,志愿者的精神状态濒临崩溃,可以强制要求制作组停止拍摄,并把人救出。

每个房间里面,安装了一个红色的紧急按钮,如果志愿者觉得实在呆不下去了,也可以选择按按钮,退出实验。

这三名志愿者,他们的年龄,都是28岁...他们分别是:

Lucie,一名社交媒体上的网红。

日常生活,是每天带着台照相机,拍出美美的照片,在各大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在Instagram上,她有着大批量的粉丝...

第二名志愿者,叫Lloyd。

他是一个网路喜剧演员,日常在网上上传的作品,风格都是这样的。

Lloyd有一个很恩爱的女朋友...

他想来参加这个实验的原因,纯粹是觉得很好奇...

想要看看,自己是究竟如何应对没有手机没有社交也没有女朋友的生活的...

第三名名志愿者,叫 Charmayne。

在家里,她有一个儿子,有一个很爱她的丈夫...生活幸福美满...

丈夫非常疼她,生活中的所有琐事,都很少让她动手...

而她每天不是陪丈夫和儿子,就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

几乎从来没有独处的时间...

所以,她很想通过这次的实验,证明自己完全有能力适应独处,并把一切都规划好。

以上,就是参与人员的大致情况,到了实验开始的前夕,三个人纷纷来到贝尔法斯特的录制场地。

主持人George,在给他们介绍实验规则和可能发生的情况...

三个人脸上都挂着轻松的笑容,显得对这次为期5天的实验胸有成竹。

当主持人问,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样的房间里待上多长时间的时候,喜剧演员Lloyd表示:“如果和我想的差不多,保守估计的话待个十天半个月不是问题。”

交代完一切事项之后,三个人分别进到了属于自己的货柜屋,Charmayne表现得很是兴奋。

Lloyd对周遭的一切,都很好奇。

Lucie则表现得相对沉稳。

先前说道,一共有四个货柜屋,但总共只有三个志愿者,剩下的那一个,是为主持人Gerge准备的,他本人,也想尝试一下这个实验。

四个人都准备就位之后,为期五天的密闭实验,开始了...

根据规则,每个人可以带三样私人物品进去。

喜剧演员Lloyd,带了一张女朋友的照片,足够维持到实验结束的约克郡茶包,以及一副扑克牌。

网红Lucie带了一些画画用具,一支笔,以及一个做运动用的哑铃。

Charmayne带的,是一盒黏土,一份丈夫为自己加油鼓励写的信(她还没打开来看过),以及一瓶保湿润肤乳。

主持人George带的,是一副纸牌,一些绘画用具,和一支笔。

实验开始的头几分钟里,Charmayne信心满满。

她注意到了房间里面节目组提供的白板,在上面,写下了“You Can Do This”(你能做到的)这样的字眼来鼓励自己。

Lucie用这块白板,为未来五天做了一个健身规划表。

而Lloyd,则好奇的像个小猫,拿着摄影机在房间里四处游荡...这里瞄瞄那里看看,还不忘和摄影机互动。

3小时过后...

此时所有参与者,对他们所在房间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新鲜感,开始真正进入到与世隔离的状态。

Lucie开始专心地画画...

Lloyd用节目组给他准备的袜子,弄成一个小球,自顾自玩了起来。

主持人George在本上记着自己的心路历程...

Charmayne,开始玩起了带来的黏土...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还正常,但忽然,意外发生了:

好端端玩着黏土的Charmayne,突然就捂住脸,开始悲伤地哭泣...

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玩...

实在压抑不住...

起身去了厕所...

于此同时,二号房的喜剧演员Lloyd在想着接下来要干嘛,并表示自己可能会熬到半夜才睡。

四号房的主持人George,已经关灯睡觉了。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8点45分。

Charmayne从厕所回来,情绪稳定了不少...

拿出食物,准备吃点东西

但在密闭环境中,激烈的情绪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冲击Charmayne的大脑,她自言自语说道,“I feel so panic”(我内心十分慌乱)

一直在萤幕前观察的博士,则表示Charmayne实际上是在害怕。她害怕一个人,孤立无援。

她拿出了丈夫写给她,为她加油鼓劲的信。

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拿出来读一读。

距离实验开始3.5小时,Charmayne再次避开摄影机,去洗手间读信。

洗手间里没有装摄影机,里边传出了Charmayne阵阵哭声:“我想回家...”

出来之后,她擦掉了白板上面写的“你能做到的”...

然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红色按钮,选择逃离这个地方。

距离实验开始4小时45分钟,第一名参与者出局...

此时的其余三人,都在做锻炼,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由于第一位参与者离开的时间太早,离节目录制结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于是节目组又找来一个候选人,Sarah,进入三号房间。

她是一个单亲妈妈,日常生活的重心,可以说全部放在自己8岁的孩子身上。

她带的三样东西,分别是唇膏,一块心形的石头,和一个枕头。

距离实验开始23小时...

Lloyd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玩着摄影镜头...

Lucie还是在画画,安安静静,默不作声...

而主持人George,已经到达了情绪失控的边缘。

他开始口爆脏话...嚷嚷着我恨这个地方。

“在情绪上的临界点到来之前,对我来说一切都还OK。一旦达到了那个爆点,你就一秒钟都无法再忍受下去。这里变成了比监狱更可怕的地方。”

最终,他决定退出,此时距离实验开始24小时,第二位参与者,主持人George出局。

George离开之后,其他三人依然继续着。

Lucie按照正常的生理时钟,正在睡觉...

新加入的Sarah,却已经表现出了焦虑的症状,在黑暗又封闭的新环境里,她迟迟无法入眠。

她爬下床。

然后蹲到角落里录了一段影片...

不会一儿,她又回到床上,蜷成一团...

没过多久又挪到地上...

随后,她趴到洗手台旁,疯狂呕吐了起来...

这有可能是由极度焦虑不安导致的生理反应,也可能,是她单纯吃坏了肚子...

但总之,Sarah在吐完之后,似乎变得精神振奋...

时间缓慢地来到第三天...

Lloyd还是用那个姿势躺在床上,正对着摄影机描述他的生平经历。

他说,他知道摄影机后面是有人在看的,这让他感觉好很多...

而一旦当摄影机转向别处,不再对准着他,Lloyd很明显的表现出了愤怒,失落,还有焦虑。

过去强行掰正摄影机:“你没看我的时候,我很无聊!”

另一边,同样在小货柜屋里待了3天的Lucie,仍坚持着自己的锻炼计画,墙上,挂着她自己的画作,密闭独居的环境,似乎对她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第四天...

Lucie的房间里,已经挂满了她自己画的画,她开始通过摄影机,记录这四天的点点滴滴...

这也是第一次,她在房间里摄影机的注视下吐露心声。

Lucie曾经和一个人相识相爱,一起度过了8年的时光,一起奋斗一起打拼,一起搬到伦敦。

后来,他向Lucie求婚,并在今年5月,正式成为夫妻,但是幸福甜蜜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仅仅4个月不到,丈夫就告诉她,自己爱上了别的女人,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8年感情一瞬间化为泡影,Lucie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失去了一切,于是就想到了来这里,逃避这个悲伤的世界。

与此同时,Llyod也开始回忆起自己的过往...

他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玩世不恭,在Facebook上上传着令人捧腹大笑的影片...

但其实内心深处,也埋藏着自己的小秘密。

和女友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和妈妈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他却很少提及自己的父亲。

早年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着妈妈过,从没觉得爸爸尽到过作为父亲的责任,心底里,或许多少都有些埋怨...

但是在这个房间里面,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出去了之后,我想去看看爸爸。”

中途加入的Sarah那边,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她坐在床上哭,像是想起了什么悲伤的事情。

甚至还出现了幻觉,她对着摄影机,坚持称自己在洗手台里看到了一只狗:“这里是耳朵,这里是尾巴...”

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手舞足蹈和低声呜咽...

博士在萤幕前看到这一幕,很担心她,想着要不要提前让她结束实验,毕竟在这种环境下,人是真的有可能发疯的。

但随后,Sarah又很快调整回了自己的正常情绪,这让经验丰富的心理学博士,也啧啧称奇。

博士表示,在密闭环境中,任何负面的情绪都会被无限放大,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能够自我调节的现象。

提前离场的Charmayne和George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

唯一解释的通的,大概是因为Sarah,她是一个单亲妈妈。

可能她早已在日常生活中,习惯了调节自己的情绪。

因为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一个人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困扰,努力抚养孩子长大。

为期5天的实验,终于接近了尾声,当主持人鸣响代表实验结束的喇叭。

他们一个个,从自己的货柜屋里出来...

Llyod高兴坏了,高喊道:“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赢家赢家,晚上吃大餐!)

Lucie也伸了长长一个懒腰。

对每一个人而言,这五天的时间都恍如隔世。

这挑战成功的三个人,在五天五夜的独处时间中,内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纠结与挣扎,摄影机也只是拍下了很小的一部分。

但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可以打破沉默深渊的钥匙,帮他们挺过这段难熬的时光...

也许只有真正孤独而坚强的人,才可以一个人在这个箱子里过完5天的时间...

换成是你,你会带哪3样东西?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ptt01.cc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