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奥斯卡提名高达86次,无人能及!曾花光所有积蓄救丈夫,身无分文的她最后遇见了“他”…

七夕这个日子,最重要的是相信爱情,对婚姻也要有信心。

今天,就讲讲史上最伟大影后之一的爱情故事。

其实,她现在已经不能用伟大来形容了,再华丽浮夸的形容词都不足准确形容她的演技。

之所以在影后上加上之一,其实也是表示谦虚,虽然她的提名数、获奖数早就排名史上第一。

她获得过的奖项,目前无人能及。

她就是,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

梅姨不止足够伟大,还因为她德艺双馨,敢说敢做。

在第74届金球奖颁奖礼上,她不止获得终身成就奖,还公开怒对川普。

“这个表演者坐在这个国家最受尊敬的位子上,他模仿了一位残障记者。”

作为一个坚定的反川普者,梅姨还公开扮丑,模仿大腹便便的“小丑”总统。

为此,她跟川普就此结下了梁子。

川普反击说自己并没有侮辱残障人士,动作纯属偶然。

还特意加了一句,梅莉·史翠普是“好莱坞最被高估的女演员”。

至于是不是有意侮辱残障人士这事不好说,这桩公案在此不提。

但说演技被高估这事,所有人都不同意。

从1979年开始,36年里,梅姨一共获得过逆天的19次奥斯卡提名。

平均两年不到就提名一次,这个逆天记录放在历史上无人能及。

在奥斯卡提名次数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凯瑟琳·赫本,男演员里的杰克·尼克逊,分别都只获得12次提名。

1949年6月22日,梅莉·史翠普出生于美国纽泽西州萨米特镇。

父亲是制药公司主管,母亲是一名艺术家,喜欢唱歌。

小时候的梅莉很可爱,但从小做视力矫正的她,经常带着眼镜,是公认的“丑小鸭”。

一位传记作家这样形容她:“一个满头卷发、戴着眼镜的笨小孩。”

幸运的是,梅莉有个好妈妈,经常鼓励她说:“别听旁人怎么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于是,这个“丑小鸭”从来就没有过自卑感,在任何场合都放得开。

她特别爱表现自己,就连家人共同聚会拍照时,她也会抢镜头。

梅莉从小跟母亲学习唱歌,但12岁这年,她发现自己对表演更感兴趣,于是义无反顾的开始从话剧表演学起。

高中毕业后,梅莉曾在耶鲁大学学习戏剧表演。

她积极参加各种演出,尝试各种角色,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

但毕业之后,梅莉走过了一条艰辛的成名之路。

在正式做演员之前,她曾经在纽泽西州的萨默塞特旅馆当过服务员。

直到26岁时,才拍了第一部电影《茱莉亚》。

虽然电影非常成功,让她声名鹊起,但相比许多童星出道的好莱坞明星来说,这已经算大器晚成了。

仅仅过了一年,1978年,梅丽尔就凭借在《越战猎鹿人》中的精彩表演,第一次获得了奥斯卡提名。

从此,梅莉的演艺生涯就像开了挂。

无论主角、还是配角,她总能顺利提名奥斯卡。

以至于这都成了好莱坞常拿来开玩笑的一个梗,如果这年奥斯卡梅莉没提名,大家都觉得这届奥斯卡不行。

但凡她演过的角色,总是让人过目难忘。

她不是简单的演什么像什么,而是演什么就是什么。

既可以是走路带风,连不经意间撩下头发,都能勾走男人心的美人《曼哈顿》。

也可以是一个呆萌的吃货大厨《美味关系》。

比如《走音天后》没有任何形象包袱,扮丑扮老的歌唱家。

比如《苏菲亚的选择》里那个终身背负愧疚感,无法解脱的女人。

生命的重量、覆杂的人性,都被她拿捏得那么到位。

在《麦迪逊之桥》里,面对情人时,她可以表现出遇到心上人时的羞涩与难以掩饰的兴奋。

也可以表演出在爱情与家庭做抉择时的纠结与遗憾。

把角色在爱情和责任两者间苦痛挣扎难以取舍的状态,演绎得精准到位。

她可以是《穿着PRADA的恶魔》里的时尚大BOSS。

她的气场震人心魄,只要一望向你,就会让职场小职员们不寒而栗。

但片尾那个稍纵即逝的俏皮微笑,又会让人温暖无比。

她还可以是铁腕柔情的《铁娘子:坚固柔情》。

在男人们操控的政坛中,运筹风云,胜似闲庭信步。

梅姨塑造的全部角色加在一起,就像一部女性百科全书。

凝结了上个世纪所有女人们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就像她在一次奥斯卡获奖感言里说的:“一个演员的唯一职责,就是进入另外一种人的生活,并让观众感同身受。”

在金球奖的榜单上,梅姨同样独领风骚,一共被提名24次,获奖7次。

排名第二的同样是杰克·尼克逊,16次提名,6次获奖。

至于其他各种奖项,更是数不胜数。

IMDB上的统计是,梅姨到今年为止一共获得过289次提名,最终获奖144次。

“拿奖拿到手软”,这句话对梅姨来说,太小儿科了。

不过相比演技和奖项,梅姨的爱情故事也许更传奇。

1975年,梅莉刚来到纽约,在戏剧演出时认识了曾演出《教父》的约翰·卡佐尔。

约翰也是对表演造诣极深的实力派演员,虽然一生只演过5部电影,但每部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两人一见倾心,都被对方的才华深深地吸引,立马闪婚。

那一年,他40岁,她26岁。

标准的大叔配靓女。

然而仅仅过了一年,约翰突然咳血,检查发现,已到肺癌晚期。

眼看着死亡分别就在眼前,他们决定共同出演一部电影,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在银幕上。

这部电影就是之后获得5项奥斯卡奖的《越战猎鹿人》。

剧组在拍摄期间以生病为由想辞退约翰,却遭到梅莉的强烈反对,并威胁退演。

这才留下了这部永留千古的越战经典电影。

在最后陪伴约翰的日子里,梅莉只接过一部戏,把剩余的所有时间都留给了爱人。

在1978年3月,约翰离开了人世。

为了治病,梅莉花光了所有的钱。

因为两人之前住在约翰朋友的公寓里,所以梅莉不得不搬出来。

当时梅莉还是刚出道没多久的年轻演员,自然也没多少积蓄。

就在这个时候,梅莉哥哥的一个朋友家里正好空着。

所以他就把房子借给了梅莉住。

这个朋友,是邓·甘莫。

梅莉在他家这一住,就住了三十多年。

梅莉,也变成了梅姨。

两个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甘莫给了痛失生命中挚爱的梅姨巨大的精神安慰。

听起来很像是肥皂剧的狗血剧情,但现实比剧本更跌宕起伏。

1978年9月,离约翰去世刚刚半年,梅姨又一次闪婚了。

在梅姨出人意料地和甘莫结婚后,她的朋友都担心她是悲痛过度,过于孤单急于找个陪伴。

但是梅姨自己说:“我从没想过脱离那段痛苦的日子,也不希望忘掉。生活很宝贵,当你失去很多人后,你就会意识到每一天都是上天给的礼物。”

也就是说,嫁给甘莫是她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

她想要走出痛苦,也认定了这个人是她一生的依靠。

时间也证明了她当时的决定绝非一时冲动。

后来三十多年,两人相濡以沫。

梅姨的演艺生涯不断创下奇迹,甘莫也成了一名成功的雕塑家。

但两人的感情,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和曲折。

两人有了四个孩子,远离好莱坞的浮华,在康乃狄克州买了一栋房子,过着普通家庭的生活。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携手,互相陪伴着走了下来。

1980年,两人结婚两年后,才在伦敦公开露面。

梅姨每一次奥斯卡获奖,丈夫都陪在身边。

从黑发,一直到白发,最后到快没头发。

2012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梅姨那深情的一望,像是在说:“无数个奖,不如你陪在我身边。你才是我今生最美的奖项。”

对于自己的成长之路,梅姨自己说过,这么多年她一直坚信妈妈说过的一句话,“梅莉,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而这么多年,她真的做到了,她为自己活着,演活了那么多角色。

“女孩,不必再装可爱或压抑自己的看法。要叛逆或狂放,尽管去。我们是自由的,可爱之余,我们心知肚明,自己还有更多的样子等着发光。”

她经历过人生最残忍的死别,却依然能收起伤痛重新爱人。

“即使最完美的生命,也会有疾病,有死亡,也会有失去,有你无法改变的现实。”

2012年,梅姨再一次夺得奥斯卡影后,对着甘莫再次表白:“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丈夫。我想让他知道,在我们的生活中我最珍视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你给我的。”

也许就是那句话说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在这个浮躁繁覆的时代,很多人对婚姻常常没有信心,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携手走到白首。

希望梅姨这样低调平淡但细水长流三十九年的爱情,能给大家一点鼓励和信心。

爱情不仅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它真的能永恒。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ptt01.cc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