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东方黛安娜,曾拥有大好前途,如今却成了菊花王朝下的囚徒!

女性获得真正的独立,仍然有待你我进行不懈的努力。

皇太子德仁皇太子妃雅子 这几日,你一定被真子公主订婚的消息洗版了吧。

其实早在5月17日,两人订婚的消息便已证实。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恋爱,应该是日本皇室女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恋爱,他们并肩逛街,还一起乘电车,幸福美满。

可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日本皇室中还有一位女性,她曾经拥有这丰满的羽翼,即将要展翅翱翔,却因为与皇室的婚姻而束缚重重,而在深宫中一天天枯萎、沉寂。

她是今上明仁天皇的长媳妇,也是真子公主的姑妈,即皇太子妃雅子。

雅子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父亲小和田恒,是日本着名的政治家,曾出任驻联合国大使,以及海牙国际法院大法官。

出生于东京的她,因为父亲是外交官的缘故,从小在苏联莫斯科长大。

之后,雅子在美国完成了高中学业,在年仅21岁时,主攻数理经济学的雅子,顺利从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

回国后,雅子在东京大学深造法律,并通过了难度极高的日本四十取一的外务省考试顺利进入了外务省北美二课。 此外,雅子还具有极高的语言天赋,除却日语之外,还精通英、法、德、俄四国语言。

小和田雅子的梦想是做一名外交官,她曾经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日本第一位女性驻美国大使。

这样一位有追求有理想的新女性,可能从未想过,与皇太子的一次偶遇,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1986年,西班牙公主到访日本,在欢迎茶会上,皇太子德仁对美丽的外交官雅子一见钟情,强烈要求把她加到选妃名单里。

当时的雅子并不想被束缚,她清楚自己并不适合规矩繁多的王室。

为了逃避皇太子的追求,雅子奔赴牛津大学深造,并被导师高度赞扬:“如果不是身为她的老师,我简直要把她看作值得我尊敬的人物。”

五年后,27岁的雅子回到日本。

此时的她已经成为日美关系专家,被视为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女外交官,在外务省负责处理日美贸易摩擦问题。

此时,皇太子德仁再次出现,并真诚地告白雅子,尽管宫内规矩繁多,但他愿意守护雅子一生。

甚至连皇后美智子都出马,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大龄的单身汉儿子能够早日脱单呢?

雅子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也为皇太子德仁的诚意所感动,终于妥协。

特别是有人谈到,皇后在日本的国际外交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时,雅子动心了,也许嫁入王室和自己的理想并不冲突。

1993年6月9日,皇太子德仁与雅子大婚,许多日本女性激动万分,为之欢呼,是时候将西方开放的思想带入皇室了!

然而在日本这样一个男权社会,顽固的根基又怎么能仅凭雅子一人之力轻易撼动呢?

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如雅子所想,在大部分时间里,雅子都要求待在宫中,专心为皇室添加子嗣,许多活动,只能由皇太子一人参加,尽管很多时候,太子孤单而尴尬。

在婚后长达8年的时间里,雅子几乎从未准许在公共场合讲话。

即使偶尔开口,也只能拿着皇室礼宾官员起草的稿子照本宣科地读。

除此之外,出游时永远要跟在皇太子身后,保持三步距离。

有一次,雅子因回答记者问题时,说话时间比德仁太子长了7秒,而被指责为“不够谨慎,说太多话”,受到了“禁口令”的处罚。

更过分的是,婚后的雅子失望地发现,大家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皇室外交,他们只关心她的肚子。

而且,由于日本皇室传统上属于“神族”,所以他们没有护照,没有信用卡,不准离婚,说的是普通日本人无法听懂的古日语,雅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现代社会渐渐脱节。

为了外交官的梦想,一路上她付出了很多努力,如今,却看着这个梦想离她越来越远。

从小深受西方思想和教育的她,只能看着梦想被繁琐的礼法和旧俗一点点撕碎。

一边是自己深爱的事业渐渐破碎,一边是因仅生育一女被外界和皇室诸多指责, 在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中,雅子的精神状况一天不如一天,2003年,雅子罹患“适应障碍症”,之后又因带状疱疹而住入医院,并且曾经因精神崩溃,服用大量的抗忧郁药来缓解病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个当年许诺着深爱她的丈夫,如今依然呵护着她。

可是这对于一个本应该翱翔在蓝天的鹏鸟来说,被爱囚在了金丝鸟笼中。

这样的爱,对于雅子是福还是祸?

美国《时代周刊》在她订婚那一期的标题是:reluctant princess。或许,雅子应当至始至终,不忘初心,追求自己内心的选择。 2014年10月29日,雅子时隔11年参加了欢迎外宾的宫中晚餐会。

当天雅子身着正装,拘谨地笑着令人唏嘘,曾经一位新时代的独立美丽女性,一个哈佛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一位精通5国语言的优秀外交官,再到渐渐变得忧郁、虚弱、自卑,甚至患上了人际交往障碍,终于,成为了只会低头站在丈夫身后,温顺静雅地微笑的日本妻子。

2007年澳洲记者班·希尔斯(Ben Hills)出版了英文书《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讲述了雅子在宫中的种种生活。

日本外务省指责该书内容不实,要求希尔斯道歉,并宣布取消出版该书日文版的计划。

雅子一生的转折起落,不仅是雅子个人的悲剧,也是日本社会和制度的悲剧。

皇宫庭院深深,纵使阳光普照,绿树成荫,传统的顽固依旧在扼杀着自由的灵魂。

封建礼教“吃人”的事情,看似离我们很遥远,其实依旧在世界各地上演。

无数女性得不到平等的对待,被侮辱性地视为繁育后代的机器,她们有才华,有梦想,却无法主宰自己的人生,女性获得真正的独立,仍然有待你我进行不懈的努力。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ptt01.cc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