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速度,也是一种生活速度

编按:继畅销书《给回来的旅行者》后,蓝白拖最新着作《走慢点 才是快》,分享人生、工作、旅行、夫妻、亲子关系中的慢哲学,当你能将视野从世界回归自己,学会了“静”与“慢”,开启与自我的沟通,原来慢下来后,人生得到的更多。

前五日骑着机车一路从台北到台东,

在快速移动中听见许多声音:

风的呼啸声、市区吵闹声、砂石车引擎声。

也有人说时间太赶,根本无法深入台湾,

时间都浪费在移动中,旅行应该要慢一点比较好。

“出发前也怀疑这样的旅行会有收获吗?”

“机车抛锚怎么办?”

“有没有可能发生意外?”

带着这些声音抵达台东,当天下着大雨,我全身淋湿,

晚上九点多吃晚餐,整个人已是狼狈不堪,

到了旅舍放下背包,

我问自己到底在干嘛?

这种毫无理由的旅行真的有意义吗?

隔天雨过天晴,太阳热到发烫,

我心想这天气太适合徒步了,便把机车托运回台北。

这个决定不超过三分钟,

人生经验告诉我:“一有犹豫就不会去做。”

十多公斤的背包扛上肩,心中有了后悔念头,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容易感到后悔的生物。

顶着烈阳、背行李走在台十一线,

路人看到都会比赞、喊加油,

有人会问在徒步环岛吗?

我说:“是啊!”

因慢步而与陌生人的慢互动,是骑机车环岛无法体会的。

一个人走在中华大桥上,

被大量快速移动的汽车超越,

脚步缓慢到可清楚听见呼吸声,

自己彷佛置身速度世界之外,

被超越也不害怕,还会抬头欣赏路边风景,

吹吹海风,闻闻空气。

两小时后,膝盖开始疼痛,手臂也晒伤,

当时天空乌云集结,

心想不如来挑战搭便车,否则无法在晚上抵达花莲市。

搭便车不同徒步,要站在原地伸出大拇指拦车,

所有呼啸而过的车都代表拒绝,

此时最可以考验信念与信心,要相信会有好心人士出现。

一趟搭便车,载人者与搭车者都是考验。

第一台车等了五分钟,

驾驶正在练开车,因为慢慢开才看见我,

上车后,对方直率的说原本不敢载我,

担心会是坏人,大家笑成一片。

之后共搭了五趟便车,

早上十点徒步,下午四点抵达花莲,

隔天顺利返回台北。

环岛七天,至今感受最深的是两小时的徒步移动,

不使用交通载具,第一次背着背包,

慢步在台湾公路上,真正感受到全世界都慢下来。

眼前景色、听到的声音、皮肤感受到的温度、

鼻子闻到的味道,身体感知力觉醒,

透过身体解读出某种人生哲理,让人慢在其中。

回到什么都要快的都市生活,

有时感到烦躁,无法说逃就逃,

只要回想起那两小时,

心情会感到平静,时间停止在平静点上,

没有速度后,反而找回自己的速度。

或许,

有了全世界都慢下来的记忆,才有对抗速度世界的武器。

没有速度,也是一种生活速度。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