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鱼落雁,被亲生父亲打入监狱,睡过3000个男人!是一个用身体写作的奇女子!却在28岁那年跳海自尽……

余美颜,女,别号梦天,生于1900年,广东台山县荻海人。余美颜将自己与情人的情书印刷成册,起名为《摩登情书》;1928年在从香港至上海的轮船上跳海自杀。

1918年余美颜和开平一位姓谭的公子成了亲。谭家公子相貌堂堂,再加上常年经商,曾经越过大洋彼岸,到美国等地,思想意识也比较进步和超前,所以余美颜对丈夫渐渐产生了好感。婚后不久,谭家出现经济问题,丈夫不得已远赴美国经商。 

刚品尝到男欢女爱的余美颜开始独守空闺,与公婆小姑的不和,寂寞空虚冷,加上“误解自由”,一气之下奔到了广州。

在余美颜到达广州前一天,被孙中山任命的海军总长程璧光被刺身亡,当时军警按照惯例排查可疑人员,于是,刚到广 州打扮另类的潮人余美颜被作为可疑分子拘捕。很快,余美颜就被当县长的姨夫保释出来,但这件事的后续却改变了余美颜的一生。首先,谭家因此解除了与她的婚约;其次,余美颜的父亲因为脸面受损,一气之下把余美颜送进了习艺所学习女工。

所谓的习艺所就是当时的一种“新式监狱”,类似于现在的“收容所”。 

一年后。余美颜从习艺所出来,彻底走上了“混”的道路,迎风见长,经常来往于省港之间。余美颜放浪形骸,不管不顾,她几乎成了一个无所挂念的女人。她出入于舞厅、赌场、酒会,她穿着艳丽的服装,头上戴着大朵的鲜花,就跟现在的“红花教主”一样。由于她生得美貌,性格也泼辣大方,所以,她结交了各类公子哥们,她让他们给自己花钱,她陪他们跳舞,得到一些小 费。 

当时很多人把她看做“奇女子”,余美颜不屑于去妓院廉价地出卖色相,她遇到可心的男人,就陪他过夜,而遇到不喜欢的,无论多么的有钱,她也不会和他过夜。

有一年,余美颜结识了一位香港的商人,那年余美颜刚刚二十岁,美艳如花,很快她就做了港商的二房。因为有钱,她的生活无比的潇洒,她经常光顾戏院、赌场。余美颜花钱如流水,何商人就受不了余美颜的铺张浪费,对余美颜厌烦 了,他登报说余美颜:“放荡不羁,挥霍无度”,和余美颜解除了婚姻。

随后,她又认识了县长家的公子一位“官二代”,还在乡下给余美颜租了一处“乡村别墅”,两个人在里面过起了“试婚生活”。 

因为县长夫人听说了余美颜之前的放荡生活,不同意她与自己的儿子来往,把自己的儿子拘禁起来,并且要求余美颜归还儿子为她花掉的两万元钱。并说只要还了两万元,就允许他们结婚。当余美颜筹备了两万元交给县长太太之后,县长竟然要按照“土娼”的罪名,将她归案。于是县长太 太说只要以后不骚扰她家的儿子,就不再治罪于她。余美颜受此打击,心灰意冷,于是远走他乡。 

余美颜的人生经过多次打击之后更加放荡不堪,如同行尸走肉。逐渐的,她开始厌倦这个世界,可是总不能就这样离开,一定要留下点什么。于是,她开始写日记,日记的内容无非记录每天 浑浑噩噩的糜烂生活。她给这本书取名叫《摩登情书》,书中详细描写了她和男人们的情感纠葛,性生活感受等等,据说,短短几年时间,和她有关系的男人多达三千多人,真是惊世骇俗。用身体写作,余美颜可谓是先锋写手。

1928年4月,余美颜在从香港至上海的轮船上跳海自杀,据说在跳海前已时哭时笑喜怒无常。她对身边人说“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遗言中写道:“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不过,尽管结局悲惨,但对于余美颜这个民国尤物来说,爱过,恨过,风流过,也许,这已经让她感到满足。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