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与原谅,是最厚重的懂得

年少的时候,我恣意地放纵过自己的青春,在葱茏的时代,我任性地做着自己。我伤害过那些值得被珍惜与善待的人,也践踏过别人的真心与感情,甚至无厘头地挥霍过别人的自尊心。所有的娇纵与傲慢得以释放,只是因为那些人宠溺着我,包容着我。

后来的后来,当我走过那一段段仓皇的岁月,才懂得自己的刁蛮与任性,错得多离谱。正是因此,在后来的岁月里,我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将所有的不屑埋葬。

曾经的对与错已不能弥补,于是所有的对不起只能珍藏,慢慢地融化于骨髓间,约束着日后的所作所为。

无论他人为了怎样的目的做出怎样的事,我都选择了淡忘与原谅。无论我做的事情,是大错亦或是小错,都会在合适的时机进行补救。即使有时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也尽力在修补着即将破碎的关系,甚至愿意将所有的心声以最澄白的方式展露。只是为了不要再因为彼此的误会或者是某些大大小小的忽略而互相伤害与倾轧。

可,渐渐的我懂得了,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被人原谅,即使只是很小很小的误差,这世上不是谁都能以一颗包容的心善待我们。也不是所有的人,会因为我们的原谅与理解,而愿意从此相安无事,各安天命。

每一次真相赤裸裸地以骄傲的姿态萦绕在眼前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不要因一时的意气用事,而误会了他人,造成彼此心灵的伤害。一步步地退让,一次次地放下自尊心,并不是因为我软弱,只是,我不想再发生当年的事而已。

或许,正如某君而言,我只是还不肯放下,当年我原谅了所有,却始终没有放过自己。现在的人与事,并非是当年。那时是不成熟,所乙太过娇纵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如今我带着那样的心情,面对当前的是是非非,也只是扰乱一池清水而已。

我从不愿怨恨任何人,即使他们为着给自的目的为难着我,我也不愿。记恨只会让自己的心负债累累,埋怨也只是让自己的怨怼荆棘丛生。我恨过,怨过,可到头来,只是让自己深陷痛苦的沼泽而已。当有一天,物是人非,才会懂得站在各自的立场,即使不能知心相交,但求彼此相容,即使不能相容,但可选择原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放下与原谅却是最厚重的懂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并非有什么对错可言,只是每一种选择又都有着相对的代价。有人选择了简单,那就要放弃以适应游戏规则而换来的权力与地位。有人选择了健康,就要放弃以肆意的享受而换来的快感。有人选择成为各种关系如鱼得水之人,那就要放弃以静心安逸而得来的想和从容。有人选择了高官厚禄,宁放弃初心。有人选择了自由,不在乎世俗对其束之高阁。没有谁比谁更高贵,也没有谁比谁更高风亮节。不需要彼此鄙薄,而需要彼此尊重与理解。

那天,当我听到心里最清脆的那一声时,我便做了选择。所有的名利角逐非我所愿,所有的算计猜测非我所想,所有的攀比倾轧非我所好,我只愿岁月安好。既然如此,我能做的只是远离,即使逃不开是非的樊笼,那么只能安之若素。

但,我却不能阻止他人,而我的选择,即使有一天会自己成为每一次尔虞我诈的牺牲品,可即使如此,我依旧不愿改变自己。如果要放弃生命里最本质的自己,那么我宁愿此生什么都没有。既然不能改变周遭的环境,那只有心甘情愿地忍受并接受着,不去辩解,不去争执,更不必怨愤。

所有的直率将会得罪着一些人,所有的本真也将不为一些人所容,可我还是没有背弃自己的勇气。每个人都在追求着不同的东西,而我只求这一生心安,尽自己的全力,爱着那些值得爱的人,尽着自己对家、社会、国家的责任。

无论,我以着怎样隐忍的心态依旧不能换得相容以待,也不管我怎样的退让,依然不能想要的平静。

当所有的纠缠都抛进洪荒,我已不需要再对过去抱有对不起,也不需要再想办法弥补自己做的那些无伤大雅的过错,何况在我自己根本没做错神妙的时候,更不要再祈求着能与所有的人相安无事。

我不能阻止他们的到来,也不能预量谁将会来到我的生活,更不知哪些叨扰是好,哪些闯进是不好。只是,突然想到某君说的一句话很好,不要因为任何人而耽搁了自己最重要的事,尤其是那些过客。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