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居士每天念、5万声佛号,拜佛1000拜,七年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一女居士每天念、5万声佛号,拜佛1000拜,七年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我是河北省邢台市一家国企的工程师,今年52岁,现已内退。

  2004年刚接触佛法时,我就有缘随同邢台市净土寺上万下一法师去放生。

当看到鳝鱼、甲鱼、泥鳅们被放到水里时,欢喜雀跃,久久不肯离去。

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原来这么小的动物都有情感,都爱惜自己弱小的生命,都知道感激放它的人们。

我们有什么理由杀它们、吃它们呢?从此我就开始吃素至今。 


 

  在2007年的7月份,我的身体越来越无力气,吃饭、睡眠都不太正常。

  到邢台市的第三医院通过抽血化验、B超检查,说是早期肝硬化、脾大。

因为肝的一部分细胞坏死而硬化,使血液从肝部倒流把脾部憋大了,比正常人大许多。

从我的DNA结果检查看,暂时不用做肝脾切除手术,先服一段抗生素,定期检查再说。

  于是我从2007年7月份开始,每天服一粒抗生素药,一粒药21元钱,一服就是三年半。 


还需要每隔三个月检查一次肝、胆、脾、心脏、肾等各项指标是否正常,

同时还要观察有否肝癌细胞的出现。

这期间还做过两次肝穿刺手术,花费不菲,且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全部是自费。

 15143030374156.jpg

(病好第一年建筑寺院监工照片)

  到了2011年底,阶段性复查结果显示:

这三年半的服药,身体对此药有了耐药性,专家让我在服这种药的基础上,再加上一粒药。

专家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我,千万不要自己自作主张停药,

他见过好几例与我同样的病人,自己自作主张停了药,没多久就进火葬场了。

我问专家:“得服到什么时候为止呢?”专家说:“终身服用。 


我说:

“长时间的服用,体内又产生了抗药性,

这一种药不管用了,还得加第二种药,两种药不管用了,怎么办呢?”

专家说那就在服两种药的基础上再往上加药。

我说:“这到什么时候为止啊?”

专家说:“没有终止,要终身服药,维持生命。”

  回到家里,我思前想后:

从2004年学佛闻法到2011年,已有7年的时间了,

开始的前几年,身体、工作、家庭蒸蒸日上,比不学佛的人好。

可是,怎么愈学身体愈糟糕了呢?

我听师父讲经讲过,要学会观照自己,回光返照自己。

行有不得,反求诸已。 


我是哪里做的不如理如法呢?

  就在这种反思当中,赶上了邢台市净土寺2011年正月的两个佛七。

从初一开始到十五结束。这期间我住在寺里,每天听师父讲经。

突然有一天师父讲经讲到:

“有病去医院看,一看就好,那是生理上的疾病。

若在医院怎么看也看不好,或者医院看没病,到家就有病,那是业障病,业障病医院是看不好的。 


我不就是业障病吗?

在没闻佛法之前,贪嗔痴慢疑在我身上都有,况且我还犯了堕胎杀人的重罪。

我是个罪人呀!师父还说:

“有些人甚么这个病那个病的,师父看都是懒病,

若要达到师父要求的每天念五万声佛号、拜佛一千拜的定额,保准你不到一个月,什么病都会好的。”

听到这里,我茅塞顿开,好像师父不是在给几百人的大众开示,而是专给我一个人开示似的。

为什么不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呢?

等听完经下了课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师父,向师父表达了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

专门请一个月假不上班,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拜佛、念佛,完成定额。

不听专家的话,自作主张把停药了的想法。

 15143030375141.jpg

(病好后第二年放生照片)

  师父很严肃地说:“就这样去做。”

我当时还有些不放心地说:

“师父,你要加持我呀!

(实际我说这话时,心里还想给师父强调一下,我病情的严重性,差点没做肝脾切除手术,

专家都说了不许停药,停了药,有可能没几天就进火葬场了。)

师父没说话,面目表情仍然很严肃。

  当天回到家里,我就对我先生说明了我的想法,并希望他能支持我。

他听后极力的阻拦我,但见我的决心已定,也就勉强同意了。

于是从二00一年的正月十八开始,我就把自己关在家里,来完成师父要求的定额。

每天早起四点钟起床静坐,记数念佛,念到六点半左右,开始在自家佛堂拜佛。

早饭后先生上班走了,我就打开DVD机,边听净空老法师讲经,边念佛。

出声念念累了,就在心里默念,念一会儿就到佛堂开始拜佛。

一天时间除了做饭吃饭时不计数念佛,

其他时间都是计数拜佛、念佛,完成定额。

每天把一天修行的所有功德回向给我肝部、胆部、脾部上的善菩萨们,

愿他们能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永脱六道轮回之苦,享受永恒的快乐。

并回向给一切众生,同生极乐。

  开始的前三四天,我穿着海青拜佛,胳膊和腿都酸痛酸痛的,越拜越抬不起来。

越拜身体越沉重,汗珠嘀哒嘀哒地从头上、脸上滴下来。

我用毛巾擦了又擦。拜得很艰难,很沉重。

直到拜得起不来了,我就咬着牙坚持着,在地上连滚带爬地拜,越拜越感觉自己罪业深重,

拜一下心里就说一句:“对不起,我的冤亲债主菩萨们”,

再拜一下再说一句:“对不起,我的冤亲债主菩萨们”。

艰难得拜了三四天后,越拜浑身感觉越轻松,

不但胳膊和腿不知啥时候不痛了,而且越拜越想拜,越拜越不觉得累了,浑身痛快极了。

好像原来我身体各个器官、脉路都是闭塞的,通过拜佛把每个器官、脉路都打开了,轻松极了。

我穿着海青边拜边要飞起来似的,轻飘飘的。

于是我拜一下就在心里说一句:“感谢诸佛菩萨!”

再拜一下,再说一句:“感谢诸佛菩萨!”

十天过后,我拜一下就在心里说一句:“礼敬一切诸佛菩萨。”

  这时,我姐姐打电话问我感觉怎样,

因为当时她与我先生都阻拦我这样做,让我按专家说的去做,不要停药,停药了太危险。

我在电话里高兴地告诉她:

“好极了,我已停药十多天了,没什么异常不说,身体还越拜佛越有劲,越有劲越想拜,

好像拜拜佛我都要飞起来了,我好像长高了一截似的,浑身轻松,舒服极了。”

我姐姐听我这么一说,也替我高兴说:“那你就继续做下去吧!”

 15143030377345.jpg

(病好后第四年修行照)

  到了完成定额有半月左右,我的肝部时隐时现的有些痛感,

我打电话跟师父如实地汇报此事,师父说:

“有感觉比没感觉好,说明病往出排呢,这是好事,不要管它,继续做下去才好。”

师父的话又给了我极大的鼓舞,我不但消除了疑虑,更增添了我下步完成定额的信心。

就这样,我终于完成了一个月的定额。

  坚持到现在,我现在是红光满面的,了解我的人看我都说:

“这哪像得过肝病的人呢?”

佛友们也说:“看你红光满面的,脸蛋像红苹果似的,身体真健康!”

每每听到这些话,我都回答说:“这是阿弥陀佛给的。”

  的确,是佛菩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没有佛菩萨和师父,哪有我的今天啊?

我有什么理由不更精进的学佛、念佛、拜佛、听经、做佛事呢?

我要尽形寿的做下去,用毕生的精力学佛、做佛,累积“信、愿、行”三资粮。

信、愿有了,把“行”落实到实处。

通过我自己用佛法解决病苦的亲身验证,我要给大众做个好样子,

做个影响众,让大众知道有佛法就有办法,做到“老实、听话、真干”,把身体放下,放下这个虚妄相。

要用一颗真心去学佛。

我相信:临命终时,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亲近阿弥陀佛,回到属于我真正想要回的老家,

然后倒驾慈航,普渡一切有缘的众生。

参考来源:http://mp.weixin.qq.com/s/2mnk1uqOzlDnWr5ZpIMZAw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