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幼师,80后幼师,90后幼师有什么不一样.......

她们的生活单调 压力大,

还总被家长误解;

各种评比、演出、继续教育

让她们心力交瘁,

还经常被假想的“事故”左右情绪。

她们觉得,

自己的劳动是“无形付出”,

没人看得见,

职业成就感很低。

“根的教育”,看不到开花结果

  “每天早上7:30上班,下午6:00才下班。下班后我什么都不去想,动都不想动。”幼儿园的老师说,“一个班二三十名幼儿,能够按部就班地把课上下去,一个都不要出事故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根本没精力再去考虑我现在从事的这份职业有多少成就感,也没心思去总结我一天的收获如何,在工作中学到了什么。”

  除了父母外,幼师就是小孩的第一任老师,在小孩的成长中,如一些行为习惯的养成,均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幼儿园不搞考试,也没有升学,别人看不到它开花结果,所以往往很多人对幼师的付出视而不见,而一旦发现小孩有什么碰伤、擦伤的,就要跟老师算账了。

情感透支,离婚率逐年增高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工作压力的加大,情感不断透支,令幼师的离婚率逐年升高,平均每个幼儿园都有两三位离异的老师。

  据称,zf对幼教事业也不重视,把幼儿园推向市场,幼师们工作不稳定,生活得不到保障。导致幼师家庭变数增大,近年来离婚率逐年攀升

70后幼师:长期幼教最严重后遗症是精神分裂

  在幼儿园里,一大群孩子跟孙悟空似的上蹿下跳、东奔西跑,老师就得跟在后面大喊大叫,一个个细声细气的老师们,半年下来都变成了大嗓门的泼妇了。

  “温柔贤淑,一向是社会上对幼儿园老师的普遍印象。但是现在这年头,你还这么认为的话,我只能说不怪你,因为你不是幼儿园老师的家属。”有15年幼儿园教龄的孙老师,表示“在幼儿园里,一大群孩子跟孙悟空似的上蹿下跳、东奔西跑,老师就得跟在后面大喊大叫,一个个细声细气的老师们,半年下来都变成了大嗓门的泼妇了”。

  “嗓门大点就大点吧,但是长期的幼儿园教学最严重的后遗症就是精神分裂!”孙老师说,在幼儿园里,喜怒哀乐不可溢于言表,明明不开心,可还得满面微笑;明明不想说话,可还得保持热情;就像一个卑微的臣子一样鞠躬尽瘁。以前看到别人的孩子喜欢得不得了,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都要避而远之;回家后不愿和家人儿子说话,就像冷冰冰的死尸一样面无表情;偶尔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或老公说错什么话了,就马上暴跳如雷,把白天所受的气都发泄在父子俩身上了。

  孙老师表示,“跟我们一墙之隔的小学教师工资已经涨到六七千一个月了,我们每个月还拿着1500元,我们也已经习惯了低收入了。”孙老师梦想着有一天,自己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也会成为一位幼儿教育专家。

80后幼师:监视孩子跟监视阶级敌人似的

  整天有写不完的案头工作,什么教养笔记、教学案例、观察笔记、幼儿成长故事、专题论文、活动记录等等,并不断地与时俱进!连个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同行中有很多如花似玉的姐妹仍然待字闺中。

  “以前每到周末,总会有同学叫我出去玩,而我总是说忙得一点时间都没有,他们很不解,报以一句,你不就是一个幼儿园老师而已,能忙什么?”今年27岁的张老师向记者吐苦水:“整天有写不完的案头工作,什么教养笔记、教学案例、观察笔记、幼儿成长故事、专题论文、活动记录等等,并不断地与时俱进!连个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同行中有很多如花似玉的姐妹仍然待字闺中。”

  张老师说,幼儿园的工作心理压力很大,怕有个闪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监视孩子的一举一动跟监视阶级敌人似的。此外,幼儿园里严重阴阳失调,单位里清一色女同胞,搬搬抬抬重活脏活常常都得自己干。

  环境创设、教具、玩具等等,每一样都要做都要时时更新。“教具、玩具不够用的时候,都是让老师自己做。”张老师说,曾经有一次,她和朋友们在外面吃饭,连易拉罐、月饼包装盒等一些捡破烂的人都不想要的东西,自己却当宝贝一样全部拿回家,看得朋友们一愣一愣的。“这算什么呀,幼儿园老师就要懂得如何废物利用,这些‘垃圾’通常都是做教具的好材料呢。”

90后幼师:新生刚入园那场面简直是人间炼狱

  几十个孩子一起哭,老师纵是三头六臂也分身乏术,常常是骗一个、哄一个、抱一个、拽一个、拉一个,后头还跟着好几个!遇到几个感情脆弱的奶奶们,孩子哭她们也哭,那就又得哄家长。

  出生于1990年的小洁毕业于南海一所中职学校的幼师专业,在广州一所幼儿园工作。“班上一共有30名同学,还没毕业,就有不少幼儿园抢着来预订。几乎70%的同学都签了约去当幼师,结果一年下来,还坚持在幼儿园的只剩下两三个,其他全跳槽了。”

  小洁告诉记者,以前觉得当人民教师挺光荣的,当别人问起自己的职业时,她都会很自豪地告诉他们:我在幼儿园工作。谁知,十有八九听到这话的人第一反应便是:哦,原来你是幼儿园阿姨啊!

  “晕!别人都以为我们能唱的都是儿歌,画画只要画个小猫小兔、跳舞只要伸伸胳膊伸伸腿,孰不知声乐、钢琴、舞蹈有级别的老师大有人在。”小洁拿出自己的钢琴十级证书,摆在记者面前。

  小洁说,自己还是挺爱幼师这个职业的,最难过的那一关最后还是挺过来了。她说,最难忘是刚到幼儿园工作,第一个月新生刚入园时那场面简直是人间炼狱!几十个孩子一起哭,老师纵是三头六臂也分身乏术,常常是骗一个、哄一个、抱一个、拽一个、拉一个,后头还跟着好几个!遇到几个感情脆弱的奶奶们,孩子哭她们也哭,那就又得哄家长。小洁苦笑着说,现在已经适应了,还是平静接受吧,做了这行,就得认了。

来源:《幼师必读》!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