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夫妻虐打“妹妹”8个月,12根肋骨7条颈椎骨断掉,打到尿失禁!

新加坡一对夫妻长期虐待一名弱智“妹妹”八个月,导致她伤重身亡。夫妻俩原本被控谋杀,但控状之后被减为较轻的严重伤人罪。两人昨天在高庭认罪。

26岁的死者Annie Ee Yu Lian和33岁的女被告Tan Hui Zhen本是老朋友,死者还称呼后者为“姐姐”。与家人久未联系的死者,在2013年底搬入两名被告位于兀兰的组屋。

她答应以帮忙做家务的方式免费住在他们家,但最后除了需要煮饭和打扫,还必须缴付每月500元的房租。

Tan Hui Zhen在2014年8月开始虐待Annie。她在庭上承认在五个月内多次掌掴死者,并用卧室拖鞋打她。

打得累了,女被告就会指示丈夫、也就是另一名被告Pua Hak Chuan接手。要是丈夫打得不够用力,Tan Hui Zhen就会骂他。

除了徒手掌掴和拳打Annie,两名被告还使用一条红色塑胶腰带、竹棍、塑胶垃圾桶和一个一公斤重的大卷塑胶薄膜(shrink wrap)作为武器。

Annie当服务生所赚取的每月1200元工资也必须交给女被告。女被告再从中给Annie每个星期50元的零用钱,之后还将数额减少到30元。

每当Annie“胡说或是说谎”惹女被告生气,她就会强迫Annie在“帐本”内记录,并要她以金钱“赔偿”。

每天遭毒打

被告对死者的虐待行为日渐加重。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4月12日Annie逝世的前一天,她每天都遭毒打。

当Annie的同事开始询问她有关身上的伤痕时,Tan Hui Zhen就强迫她辞职,并为她在另一家餐馆找份新工作。

夫妻俩之后协议改打Annie的臀部,因为这样伤痕就比较不明显。

2015年3月,Tan Hui Zhen发现Annie的臀部有多个水泡,最大的一个有7.5公分大。

Tan Hui Zhen之后用针将水泡刺破。水泡流出了大量的血和液体,而两名被告就使用女性卫生棉充当绷带包扎。

Tan Hui Zhen还要Annie撒谎,告诉别人她是跌倒受伤。

与此同时,两名被告仍继续打Annie的臀部。

Annie在死前两个星期,身体逐渐虚弱,被告两人于是开始检测她的血压和心跳频率。

他们一度考虑停止打Annie直到她恢复,但这是维持了两天。Annie因拒绝进食“违反规则”而再遭到Tan Hui Zhen毒打。

Annie在4月8日去上班时已无法正常行走。Tan Hui Zhen则告诉Annie的同事说她“完全没事”,只是在“将小事夸大”。那也是Annie的同事最后一次看见她。

死者尝试自尽

Annie在死前一天,也就是2015年4月12日尝试割脉自尽,但在她伤害自己前,就被Pua Hak Chuan发现。她说,觉得自己“很没用”因为她不能做到“姐姐”要她做的。

当天,Tan Hui Zhen发现Annie虚弱地无法站立,还有尿失禁的情况。她也无法进食或是穿上裤子,因为臀部当时已经非常红肿。

晚上9点,两名被告叫Annie到客厅,当时Annie已经语无伦次,并且气喘。她无法坐直,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无法控制膀胱。这令Tan Hui Zhen非常生气,并大骂Annie,还用塑胶薄膜不停地往她的背部打去。

Annie跌倒在地并开始爬回卧房。Pua则拿起塑胶薄膜往Annie的脚部、腹部、背部和臀部打。他最后还捡起一个塑胶垃圾桶扔向Annie。垃圾桶还因此破裂。

Tan Hui Zhen将Annie扶回房间后,为她测量血压,之后回房睡觉。夫妻俩隔天醒来时发现Annie已经死亡。

Annie的验尸报告显示,她有12条肋骨骨折、七条颈椎骨骨折、腹部破裂还有全身伤痕和起泡。

根据2015年的一份心理评估报告,Tan Hui Zhen患有多项精神病,包括忧虑症和人格分裂症。Pua Hak Chuan则没有心理问题。

两名被告原本被控谋杀,但昨天罪行获得减轻。Tan Hui Zhen承认14项控状中的四项——包括两项使用武器严重伤人罪,以及两项严重伤人罪。

Pua则承认四项控状中的三项,包括两项使用武器严重伤人罪,以及一项伤人罪。

案件的主控官表示,Annie承受了老朋友长达八个月可怕的虐待,已经到达她可容忍的极限。

主控官说:“Annie想要的只是Tan和Pua接受和疼惜她,但她却承受剧烈疼痛,独自死亡。“

他们也告诉法官,Annie受到折磨,“钱财、自尊和生活下去的动力都被剥夺了。”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