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母亲不堪忍受长期病痛折磨的情况下,购买农药勾兑后递给母亲服用

  • 1/9 自古以来,我们的社会都推崇“百善孝为先”。面对被各种疾病缠身老母亲一再“让我走吧”的强求,是让她继续承受病痛的折磨,还是选择送她一程,那么,究竟哪一种才算大孝真孝呢,也许,下面这个案例会给我们一种答案。6年前,备受关注的四川籍孝子邓明建“购农药助母安乐死案”,在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开庭宣判。庭前邓明建被控“故意杀人罪”,获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邓明建当庭表示服从判决没有异议,这意味着他马上就可以出狱。(图片来自东方IC)

  • 2/9 邓明建供述:“当天妈妈叫我不要去上班,在家里陪她。妈妈说最近几天睡不着,很辛苦。你去买瓶农药给我,我不想活了。开始我不愿意,我说吃农药会死的,但妈妈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一定要我去买。我买药回家后,妈妈让我打开农药瓶盖给她,然后接过瓶子喝了两三口,不到3分钟就闭上了眼睛。妈妈去世以后,我打电话给老婆告诉她妈妈死了,叫她马上回来。然后,我用被子盖住妈妈的身体,把农药瓶盖上盖子,扔到门口的垃圾桶里”。(图片来自东方IC)

  • 3/9 随后,邓明建到其租住的广州番禺区石碁镇当地派出所报案。称母亲李某兰在出租屋内自然死亡,但经公安人员到场对李某兰尸体初步检验,发现是有机磷中毒死亡。侦查机关在调查后确认,这是一起儿子在母亲的请求下,买农药助母亲安乐死的故意杀人案。随后,番禺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将邓明建逮捕。开庭期间,鉴于邓明建平时的孝道和非主观故意,检方、律师均建议法庭给予量刑考虑。(图片来自东方IC)

  • 4/9 “送走妈妈不是我的错,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进监狱!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你到我家快20年了,从来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妈妈生病到现在,你就陪我辛苦到现在……”这是邓明建被关进看守所两个月后,给妻子华素英寄来的信。华素英说,邓明建是家中的长子,她和邓明建结婚时,由于婆婆操劳过度,晕倒在地中风了。邓明建认为妈妈为了自己病倒的,因此,他18年来默默地照顾母亲,即使远赴广州打工也带着母亲。图为:邓明建妻子华素英。(图片来自东方IC)

  • 5/9 据了解,邓明建的老母亲因中风导致行动不便已有18年。妻子华素英说:“邓明建家世代靠种田维生,很穷。妈妈生病以后,每个月都要花掉500块钱以上的医药费,生活就更加艰难了。两个姐姐嫁到当地,家境都很一般,没有能力帮补;弟弟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爸爸年纪太大没法多干活,家里的重担都压在了邓明建身上。为了妈妈,他苦了18年,一直勤勤恳恳,从来没有抱怨过!”

  • 6/9 邓明建被捕后,大姐邓明贞说:“我弟弟是个老实人,这件事完全是妈妈的错,把我弟弟抓去坐牢实在太冤了!妈妈常说自己很遭罪。爸爸去世前,有一次妈妈病痛得厉害,叫爸爸给她去买农药。爸爸不肯去,妈妈生气地拿棍子砸过去。为了防止妈妈托左邻右舍买农药,我们在家乡到处跟人说,叫他们千万不能听我妈妈的话。后来,妈妈去广州了,打电话时,也时不时会说:我如果喊儿子去买农药,吃了人没了,你们不要找弟弟弟妹的麻烦!”。(图片来自东方IC)

  • 7/9 二姐邓明芳也说:“妈妈病痛发作时,脾气会暴躁得打人、骂人。即使被打了,弟弟也还是笑着面对。我们去劝的时候,他就说:让妈打吧,她病得也挺难受的。每次妈妈打过他之后都会很后悔,不该打这么孝顺的儿子!妈妈说,你们对我都很好,但你们不晓得我的痛苦!”

  • 8/9 经过一年的漫长等待后,番禺区法院经审理认为:邓明建在母亲不堪忍受长期病痛折磨的情况下,购买农药勾兑后递给母亲服用,因没有极力劝阻而非法剥夺了他人性命故犯法。但考虑其曾20年毫无怨言照顾母亲,应与一般“故意杀人罪”相区别,遂作出判三年缓期四年的量刑判决。(图片来自东方IC)

9/9 邓明建辩护律师唐承奎表示: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也符合预期。“严格上说,这个案子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安乐死,只因邓明建的知识有限不懂法律而造成了这出悲剧!”。唐承奎认为,接办这起备受关注的案子,最大的感触是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备及救助机制的缺失,才致使邓明建母亲一再有“想死”的念头。编后语:说多了,都是无奈!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请转发图集,关注上方“北疆记录者”,让我们一起做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图片来自东方IC)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